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5
With You——Mariah Carey

迈尔斯决定自己不能再像个小男生一样扭扭捏捏了——虽然他就是。
强行忍住跑了一大段路的砰砰心跳后,他按亮手机屏幕。
“艾伦叔叔……”
“怎么了孩子?你听起来不是很高兴。”
迈尔斯不晓得自己该不该在这方面的问题上哭出来,但是那个人对他来说是真的有点太遥不可及了点。
“我邀请了一个人去看我的表,表演,可是我还是怕搞砸了。”
如果是唱K那种几个熟人在场的环境还好说点,可这个是校庆,他理应要把儿女情长放在学校层面的后面。
“那你是怎么处理涂鸦的呢?”电话那头的艾伦刚取出一袋热腾腾的爆米花,啪地丢在桌子上,几粒米花嘭地飞了出来。他想了一下,起了个似乎不太搭边的话题,“我是说,你在涂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很棒啊,我是说,涂鸦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可以很轻松地就能表达出我要表达的东西,所以每次我都不会怕画错什么的,因为画错的部分可以作为新的图案的基础。”
“所以你可以看做是完全不会怕错,毕竟你一开始不也是连油漆罐都不会使嘛。”艾伦回忆起很小的迈尔斯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从他手里接过对他来说算是很大只的怪味物体的情形,不禁轻笑了一声,“熟能生巧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你爸会说的东西所以我是不会重复的了,我要告诉你的,迈尔斯,是当你认定了一个目标之后只管前进就行,第一步很艰难没错,但你很年轻——台上唱的不好没所谓的,大不了就是被笑那么几天,大家都会忘记这件事,而你也不用硬着头皮去唱歌了,因为你已经体会到了这条路对你来说可能不是那么的好。”
“我其实在排练的那天晚上觉得,唱歌也是可以跟着感觉走的——可能我太死板了。”迈尔斯小心翼翼地抛出他最近为数不多的有关唱歌的好消息。
他像是个因为摔坏了玩具而感到委屈巴巴的小孩子一样扭捏着。
“你觉得可以跟着感觉走那就试着跟着感觉走吧,试试看。”
艾伦叔叔还是一如既往地可靠。
“不要怕错。”
这句话像是一个钻头或是什么的,让迈尔斯渐渐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感觉没那么的堵了。
就当做普通的试错就好,反正都站在台上了。
那个人也说过,没人会正儿八经的教你东西,都是要身临其境才能逼自己去成长的。
挂断电话后,迈尔斯·莫拉莱斯随即捧着个紧张而砰砰直跳的心脏,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开口就开口,大不了就是一死。

镜头的另外一边,彼得·B·帕克刚从沼泽地般的如山文件中猛地把头拔了出来。
手机上显示的是晚上二十二点二十一分,他得再来一杯咖啡提神,或者直接撒手不管,叼着块面包圈回家呼呼大睡保命。
几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他点开手机的聊天界面,他喜欢给熟人设置不同的聊天背景,证明自己对他们有多么的了解和重视。这时他盯着的就是迈尔斯·莫拉莱斯大口嚼着汉堡,嘴边还有洋葱和油脂的傻里傻气的脸。
天晓得他现在有多么地想冲去愿景中学,然后翻上宿舍楼的墙壁,钻进属于他的小小天地,好好地揉一通他软软的卷毛一番。
“校庆表演……吗……”
要不是他家里人管得严,不让他沾酒精,那天晚上男孩涨红的脸和谈吐不清的邀请真的让他觉得男孩喝过酒了。
中年男人焕发第二春什么的,他犹如站在悬崖边一样,脚下不断崩塌的碎石块提醒着他,看上了一个小屁孩可不是什么平常的事情。
他愿意做这个男孩的蜘蛛教练,乃至人生导师,狐朋狗友,但曾几何时,随着男孩的一步步成长,他也越来越想要去打破目前的这层关系。就好像是心脏突然又燃起了一团新的火苗,叫嚣着要烧光他的中年危机的杂草一样。
他的蜘蛛直觉告诉他,再不试着抓住,那就真的没了。
臭小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吗?
彼得顶着与疲劳背道而驰的咚咚心跳,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手机屏幕里他,那个顶着绵羊般蓬松柔软的头发的咖啡色皮肤的男孩儿,他的那张因为被偷拍而感到惊诧的微微发红的脸蛋,以及瞪大着的眼睛。

(其实这里是想用牛姐的Portrait的,但是版权问题整张Caution只有几首单曲是可以公开分享出来,网易云牛蹄警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