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完结】【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8
Porcelain——Red Hot Chili Peppers

~Little lune
All day

迈尔斯从没觉得他可以在这种场合使热血上脑,他觉得晕乎乎的,不过去他的,又不是喝了假酒。
暗影蜘蛛侠大力搭过摇摇缓缓的迈尔斯的肩,大声称赞他的表演;虽然准备室没有放歌但潘妮一直又蹦又跳的,见到迈尔斯便直接扑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蜘猪侠先生表示已经发挥了记者的优势录好了像,随时可以回味。
等,等等……他呢?
谁?PBP?
是啊,你们谁看到他今晚来了没?
不知道诶,你是邀请了他来吗迈尔斯?
迈尔斯觉得世界还在旋转,肾上腺素在最后阶段冲刺着,他听不清伙伴们在讲啥了。
我需要去吹吹风——被这个脑内对话框占据了思想,他撒开腿直往礼堂外冲。
他喜欢在夜晚吹着凉爽的风,今晚尤其需要这个来降温,不然就真的要烧糊涂了吧。
一丝尼古丁的气味钻进了他的鼻孔里。
彼得·B·来了也不说一声·帕克正靠在他的小面包车边上,像是任何一位在后门等着自家孩子过来的家长一样用烟草打发着时间。
不同的是这一位对那个男孩的并不是那种家长的感情就对了。
迈尔斯默默地靠在彼得的身旁,腰背紧贴着支撑物,下半身放松了下来。
“唱得不错。”
“整个晚上你就想说这几个字?”迈尔斯觉得自己要显得成熟一些,首先就是要像成年人一样用略带轻浮地语气问问题,如果能加上挑眉那就更好了(可惜他忘了)。
“嗯?”彼得摁灭了烟头,朝着反方向呼出最后一口烟气,转过头看着比他矮了不少个头的男孩。
“我,我是说,”突然被对视了的迈尔斯被吓的低下了眼睛,“那是说唱啦,不是你认为的唱歌——”
彼得的大手摁在迈尔斯的头毛上,揉了又揉。
“总之就是,你做的不错,我很喜欢。”
“啊,嗯,谢谢,你喜欢,就好。”
没穿校服的迈尔斯跟彼得并排靠在面包车上面,看起来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所中学一样,一个街头风一个颓废大叔,倒像是某两位路过的不良。
黑色的天空,旁边球场亮的刺眼的一颗颗灯光,以及一缕飘散了的烟。
迈尔斯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在台上肾上腺素飙升地告白已经没有使用机会了,他只剩下一丁点的肾上腺素和即将坠入深渊的疲软身体。倒是彼得发了话:
“啊啊,这么站着也蛮无聊的,我想听首歌你不介意吧?”
“……”
“那就是不介意的意思咯。”
他打开音乐播放器,不是随机播放,而是亲自调出了一首《Porcelain》。
与刚才热情的曲风不同,这个鼓点显得舒缓的许多,更像是睡前会听的歌,音质被故意做旧了一样,仿佛是漫长的路途中,从老旧的车载音响里传出来的催眠之声,眼前的灯光也随之要涣散了一样。
~Porcelain
Are you wasting away in your skin
Are you missing the love of your kin
Drifting and floating and fading away

男声如同讲着睡前故事一样,抚平了迈尔斯差点崩溃的情绪。

~Do you smell like a girl when you smile

Can you bear not to share with your child

Drifting and floating and fading away

迈尔斯被缓缓拉近了这首梦呓般的小小漩涡里。
~Little lune

All day

Little lune

“跳支舞吧,我们。”
“什么?”
“这首歌很短的,我们赶紧。”
“欸?”
迈尔斯真的轻轻摇摆了起来,在两辆车不宽的间隙里,彼得搂住男孩的后背,轻轻地让他踮起脚尖,男孩被催眠了一样随之也环着男人的背。他们就这么,随着手机里放出的歌,像是一只熊抱着另一只小熊站着一样,笨拙地起舞。

~Porcelain

Do you carry the moon in your womb

Someone said that youe fading too soon

Drifting and floating and fading away

Porcelain

两辆车都沉默着反射着这两个人缓缓摆动的身躯,不过并没有映照出他们的表情。

~Are you wasting away in your skin

如果他俩身高差不多的话,这么怀抱着,一定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此时有多么的强烈。

Are you missing the love of your kin

迈尔斯尽着最后的力气踮起脚尖。

Nodding and melting and fading away

彼得尽可能地低下了头,靠近不断接近着的迈尔斯的眼睛,看着他瞳孔里的沉醉深夜。

Little lune

All day

迈尔斯缓缓地闭上眼,他模糊了映照着彼得坚毅目光的视线。

下次一定要好好教这个臭小子怎么接吻,彼得心想。
以及他的脸好烫。

Little lune...

可能是我生病了吧。

迈尔斯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烟草的油腻味道,但这次就先放过他一马。

One Dance, that never fade away.

THE END,

后面发生了点啥——
彼得将迈尔斯扑倒在后座,
“我想奖励点你什么,是什么呢~?”
“不带这样子的猥琐大叔啊啊啊啊——”迈尔斯死命摇着脑袋以表抗议,双臂被钳住并强行举过了头顶,双腿尽力蹬了又蹬。“而且大人都是要抽烟的吗,好臭好臭!!”
彼得听完便全身压在迈尔斯瘦小的身体上,头埋进他的脖颈里,“唔呵呵呵呵——我劝你你还是乘早习惯的好——”“小孩子嘛你?!”
“你还不是一样喜欢上了一个死大叔?!”
“我我我我才不是呢!!我是被你劫持了!!劫持!”
迈尔斯不自觉地将修长的双腿紧贴着彼得的身体两侧。
看来后面要教给迈尔斯的东西还有很多呢,彼得心想。

(这首porcelain真的很好听,很柔的一首,顺便强推我老公Miguel翻唱的版本!!更更更温柔的一版!!!)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