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土上】N日谈 8

白色情人节的贺文!抽点时间短打了一篇出来(fgo的白情活动。。好肝呃)


No.8 关于巧克力

“给,巧克力喵。”

土御门把一个用包装纸包好的长方形盒子啪沙地拍在上条硬邦邦的刺猬头上,说是说包装纸,结果也就是把一个浅蓝到发白的纸包裹在盒子上,随着土御门的动作下边其中一个角的胶带还松开来了。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白色情人节。

可今天不是女生才送给男生巧克力的吗。上条问道,接着就被狠狠地揉了一通头发——还在头发上的盒子惨遭不幸。

“阿上——!真是不是趣味啊喵!我明明特地买了超——级贵的巧克力就是给你的啊——”

“啊哈哈是吗,可是我不怎么吃……”不对,不能直接讲出来,不能再扫土御门的幸了。粗线条的上条难得一次嘴上刹车,然后从头上接过已经被压的不成形的巧克力——应该是不能售后服务的哈……

谢谢,土御门。上条认真地对面前的男孩道谢,抬头四目相对。

“喵,收到就好啦,我的任务也完成了,顺便也可以期待下舞夏送给鄙人的爱之巧克力了呢。”土御门念叨着回到座位,旁边的蓝发耳环只羡鸳鸯不羡仙地默默看着这俩。

啊嘞?我的抽屉里,有巧克力??

土御门拉开椅子后惊叫到,我的装扮终于得到某位的赏识了嘛?!

那是一个用绿色彩纸仔细包好的盒子,除去上面画的丑丑的一只戴着墨镜的喵头以外,单从包装的精细度来看足以证明送巧克力的人的家政能力有多厉害。

“土御门的巧克力?估计是哪个不识相的家伙被拒绝后随便挑了个座位塞进去的吧。”但是看土御门的样子似乎他并没有意识到上条还在旁边,还振振有词地说虽然我已经有舞夏和小上条了……

味道是真不能保证,只求他的肉体修复能力能让他度过这一劫吧——

某位少年心想里默默地祈祷着,阿门。

然后用右手拇指摩挲着左手手掌心粗糙的创可贴布面。

画完新年贺图涂了张爽图玩玩,贺图过年再发=͟͟͞͞ʕ•̫͡•ʔ

腿个进度证明我是真的在推进度,不鸽不鸽🐦

第一张新年贺图!(说的好像有下一张一样),到时候定时过年再发出来惹(虽然没用过定时功能),服饰照着魔禁三特番两位声优阿部敦和胜杏里的造型啦2333333当糖吃了(哭)
赛璐璐画风比厚涂好画多了,老实说🌝

【B站转】魔禁3新春特番
UP主: ICYLUNA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93592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9AFC1240-F109-4AC1-B68E-C36C4B03062824130infoc&ts=1546688755075

居然有胜杏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强行戴上cp滤镜当土上的糖吃了😭😭😭😭而且杏里桑超级可爱的虎牙超明显!!!!他还是蜘蛛侠的游戏里面吹替小黑蛛!!
(而且杏里桑和阿部这两人的体型差。。。。。。。很赞🙂)

【土上】N日谈 7

我也是会写节日贺文的人了!!2018末尾达成新成就!!撒花!!


Enjoy😝


No.7 关于跨年

(今天鄙人去看了地球最后的夜晚)

今天还是很冷。街上的行人被身上的棉袄啊大衣啊装点的可以用五颜六色形容了,如果站在高楼看下去,应该就像是各种颜色的弹珠随意地洒在了地面上,漫无目的地来来往往,却很少有彼此碰撞的时候。

有两个是始终连在一起的,应该是一对没跑了。

土御门本来想跟身旁矮了差不多一个多头的上条共同围同一条围巾出门——情侣都这么做,但被上条同学以同一条围巾围起来不好走路万一勒到脖子该怎么整为由,拒绝了身旁一米八的不像日本人的吊儿郎当家伙。

上条围着藏蓝色的围巾,上面有两到三杠的白色线条;而土御门脖子上随意缠着的是夏威夷绿的围巾——上面是雪人还是圣诞老公公图案。

上条不知道从何吐槽这个围巾的搭配,这条是土御门圣诞节去超市大减价现场买的没错,可是现在戴又感觉没什么不对的样子,关键是这个夏威夷风情满点的绿色跟土御门这个人真的很配——所以,没啥好吐槽的了。

“哈啊——”土御门打了个哈欠,白色的气团翻滚了上去,同身旁商城明亮的人造灯光融为一体。

“是你叫我出来电影马拉松的哦,看我好吗,可是连看了四部电影不带喘的土御门君。”

“我也看了啊喵。”

“从第一场电影开始呼呼大睡不叫看了好吗?”

上条印象最深刻的不是电影怎样——说实在的五部不同题材的电影现在在他的脑子里组成了一整个的世界,就像是那个大型的碰撞机把五个相同又不同的平行宇宙强行塞进了自己所处的这个宇宙一样,各种风格的颜色和图案现在在上条的脑子里肆意地进行超大型反应——印象最深的是他以五种不同的方式在电影放完后就着片尾BGM捏醒仰头睡在右边的土御门,或者是拍醒,最后一次是干脆忍无可忍地捏住土御门的鼻子,然后他被惊的墨镜和3D眼镜震离了鼻梁,然后又重新着陆到脸上。

“喵……我昨晚临时加班了嘛……”

“我会打电话问候结标的。”哼地一声,上条别过脸去,情侣去看电影就是在“看电影”还是看对方的反应啊啊,搞不懂诶。

“喵喵??我错了阿上,呜呜呜,晚饭我请OK?”

一股子嬉皮笑脸地解释连忙强塞进上条的右耳里,上条无奈,但还不是马上舒展眉头向“土御门撒娇式道歉”势力低头的时候。

冷风吹在脸上,然后一股温热从右脸传来,土御门的鼻息在那一瞬扑在上条的面颊上,与之相对比的是某人冰凉的金属墨镜架。

“抱歉啦,阿上。”啾地一下,土御门给了上条以小小的补偿。

“……哼哼,哼,土御门。”

上条努力将自己的脸埋进围巾里——因为天冷了。

“走吧,我知道哪一家羊肉店不用排长队的呦~”看似不良的金毛大男孩兴致勃勃地指出下一个地点。

土御门抓起上条的手跑了起来。

手心底暖呼呼的。


吃饱喝足,两位高中生决定直接回房睡觉。

天冷看什么跨年节目,天冷诶,小命要紧。

被窝里——

“唔——”上条不晓得究竟是冷还是热了,土御门长期锻炼身体为他提供了坚实的取暖点,但是手还是冷,上条往被窝里又钻了钻。

“阿上很冷吗?但愿被子够厚。”

“还行吧。”

“那就好。”

土御门的超能力是肉体再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的血液循环比常人要快,所以他的身体在冬天要更耐寒一些,他在被窝里其实特地跟上条的右手隔开来了,因为能力的抹杀掉在被窝里身体变冷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喵。

“唔啊,有点想抱着土御门睡。”土御门其实感觉到了上条手上传来的丝丝凉意,他有点担心上条吹了一晚上的冷风会不会感冒。

“没办法啊喵——”

他修长而结实的手臂环过面前男孩的肩膀,将他搂进。

“阿上你也把手围上来吧,抱着睡就不冷了。”

“好的吧——”上条今晚折腾累的,外加上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在浴室里又和爱捣蛋的某人闹腾了好久)迷迷糊糊的,他也没想到自己右手的事情,就这么抱紧了属于他的人形取暖装置。

门窗都关进了,但是深夜的风还是有点强劲地敲打着。

世界都像是陷入了不会复原的黑暗一样,但是在黑暗里还挺暖和。

“今天看的最后一部电影,挺奇怪的……”上条断断续续的呢喃传出来,发散进房间里。

“嗯哼。”

土御门轻轻摩擦着上条的背。

“那个男人,最后究竟有没有人找到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呢……”

上条模模糊糊地回忆起几小时前看到的画面,大屏幕上,一个穿着翠绿色连衣裙的女人像是一条随时都会断的如烟线索一样,牵动着男人的心,男人因为这个女人而沉沦进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碎片中,最后在将近一小时的3D长镜头里,男人在他梦的漩涡里彷徨至天明。

“我觉得,如果是个梦的话,终究是会醒过来的,毕竟电影也是在黑暗中做了一场有结局的梦嘛。”

“你一个从头到尾都在做梦的家伙没资格这么说好吗。”上条在半梦半醒间挣扎着作出反驳。

“哈哈,别这样嘛阿上——”

土御门嗤笑了起来,揉了揉怀中人的刺猬头,洗完头之后的头发其实软软的,头发有点垂下来的上条看起来多了几分幼稚的可爱。

现在几点了,十点半,十一点半?

其实新年这种事情,就是一年中的日常,所以抱着平常心去过就好了吧。

2018年是我和土御门交往的多久日子来着?

上条想不起来了,就像是电影里的那个男人一样,想不起起因,看不清经过,找不到结尾。

可能这只是很多重梦境的其中一重吧,这个梦里土御门是喜欢着如此糟糕的我的。

上条想亲吻一下土御门,但是他太困了。就这么睡吧,他想着想着就翻身淹进了没有尽头的梦之海里。

既然会醒来的话,明天一早再和土御门决定做什么吧。



希望看到这里了的各位都能幸福:)2019新年快乐,请多指教。


【土上】 N日谈 6

我居然,被催更了

好开心,😭


期末复习也有动力了呢(不是)

速度码了一篇,久等了久等了😂


No.6 关于加班

*假设各位都高中毕业了*

“呼哇————”

长长的哈欠声划开了专属于办公区域的沉默,提醒着,这里不仅仅有电脑主机的运转声,头顶空调的呼呼声,还有人类在犯困的声音。

土御门元春看了下桌子——严格来说不是桌子而是各类未处理文件的乱葬岗——上面的小时钟,时针已经无情地走向了十一点。

还没做完,啊——

毫无意义的哀嚎在土御门心中响起。

虽然这个公司也不是特别看重业绩而且他也不是那种真的会一点东西不做偷懒的人(毕竟不是高中了,如今是要工作挣饭钱的),这真的是年底工作太多了。

土御门觉得他真应该多吃一份便利店买的便当的,因为他刚才在打哈欠的同时肚子也在咕噜噜地附议。

他们的公司坐落在某座大厦的边缘,所以窗户是落地窗式的,视野非常好。现在可以看到在夜幕的衬托下,远处的办公区灯光稀碎,旁边公路的车辆拉出一条条的金线。

挨在他旁边的办公桌属于同事结标淡希的,她标志性的红发在加班时间仅有一两盏灯的照耀下显得毫无血色一般。

不同于高中时代的她,结标现在戴着知性气质浓郁的窄框的眼镜,透过镜片看过去她的眼睛丝毫没有被长时间工作影响到一样,依旧锐利地盯着电脑屏幕,也不需要看键盘,手指就在连续不断地啪啪作响了。

“怎么,你做完了?”

结标毫无起伏地声音,也没看向旁边的同事兼高中损友。

前高校人气乐队“Group”的成员之二如今来到了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真不知是孽缘还是什么鬼。

“喵啊——”

土御门一贯的口癖慵懒地响起来,“现在工作多到爆啊喂,谁做的完嘛。”

“哼嗯,这样。”结标嚼着一条pocky回应着,他俩有一句没一句地算是为这无聊的加班加点乐子了。

可能他们两个也各自在庆幸一起加班的好在是自己认识的也说不定,毕竟这么长时间偶尔叙叙旧也行。

土御门挠了挠茶色的头发,然后用弯曲的食指点了下眼镜框,将眼镜推了推。

然后他又看了下时间。

还剩三分钟,好的。


上条当麻看了下手机,根据定时,还有三分钟,焖肉就要炖好了。

早已知道那家伙要加班的缘故,上条当麻自己也养成了晚上做宵夜的习惯。

这个习惯不好啊,他想,一定要攒钱买个室内跑步机,毕竟大清早的去跑步,真的好冷orz

他现在算是打工的状态,成绩差考不上大学也正常orz又不是那个放电妹,直接保送什么的听起来也太犯规了吧,还有茵蒂克丝,十六岁就跑回英国进修了,这么多年的相处上条甚至遗忘了那位修女桑其实是学霸脑来的,就他没考上。

不过这样打工也挺好的吧,反正目前的工作也算满意,薪水也给的还算厚道,土上二人也不是那种花钱大手大脚的,所以还好。

还好,两个人的生活。

叮,定时器响起。

揭开锅盖,

大块炖猪肉的香气随着蒸气呼地腾空,弥漫在房间里。

上条当麻满意地笑了。


“你又在看你小男友的照片。”

“饶了我吧结标小姐……我现在精神力那么低看点让我虎躯一震的东西怎么啦喵……”

“哼……高中恋爱了不起啊。”结标对这种多年以来的狗粮行为嗤之以鼻,又一次控诉道。

她也忙里偷闲地刷下朋友圈,一方这家伙又满世界的跑去巡演了,旁边的小萝莉没少给他添乱吧。

然后是海源光贵的,这家伙又在泡图书馆,不管到了哪个国家都是这样。

自己也在打拼,跟旁边那位有事没事就撒狗粮还经常插科打诨的家伙一起。

生活真奇妙。

结标略带无奈地看向电脑屏幕。

噢?看来我可以走了。

工作完成,她飞速关电脑,收拾东西。

“啊嘞?!结标你这就走了?!不要丢下我喵!!”

“这又不是高中补作业你划水个毛线啊,赶紧做吧,再见了您~”

然后她一溜烟地跑路了。

头顶通风口的声音变得更大了一样。

土御门看着手机里存的照片。

好想你啊,阿上。

好想回家,嘤。

他按着叫嚣不止的肚子,以能拧瓶盖的力气开始敲打键盘。


“哈啊~”

独守空房上条君微微地打了个哈欠,抱紧枕头的坏处就是会想直接枕着睡一觉么。

可是他还没回来啊,加班要这么晚的吗。

他怀抱着枕头歪过脑袋看了一眼,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七分。

上条想起了高中时候好像就已经习惯了等土御门回来,因为土御门总是在忙乐队的训练,偶尔还得回清教部那里。

说起来,清教部那边,好像神裂当模特去了,还很有名的样子。

好久没见过大家了一样。上条想了下。

土御门土御门土御门。

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

上条使劲想着那个人的名字,心诚则灵。

快午夜十二点了。

眼皮,好重,

意识,意识要……

接着是钥匙被拿出来的哗啦啦的声音。

上条一个激灵坐起来。

然后钥匙被咔啦地插进门锁。

他跑去厨房确认,炖猪肉还是温热的,加热几分钟就能吃了。

门打开来,熟悉的高瘦身影被身后的走廊灯印在了墙上。

土御门元春闻到了那一丝的猪肉香,感动地差点当场飙泪。

紧接着他看到某个软软的刺猬头在厨房动着,欣慰地笑了。

他在网上看到说,如果在职场期间有恋人的话,工作时想起对方就会更加努力地坚持下去了。

去他的年终,我明天接着做就是了。

“我回来了,阿上。”

土御门从上条背后拦腰抱住,将疲惫的身躯重量尽数倾给他。

“嗯,欢迎回来,元春君。

今天我试了道新菜,希望好吃吧。”

“嗯。”

“可你别吃那么多哈,毕竟是肉,长胖你就不帅了哈。”

“嗯。”

“工作,很累吗?”

“嗯。结标那家伙居然比我先走了。”

“哈哈,那你也得要加把劲才行啊。”

“嗯。”

土御门贴近身躯,努力地汲取氧气般贴紧上条的脖颈。他现在万分地赞同网上的那个说法。因为有一个叫做上条当麻的心上人就是他的源动力。


【土上】N日谈 5

抱歉迟到了俩星期,说好的周更呢😂

不如说不定期更新吧,总之小甜饼久等了(土下座)


No.5 关于庆功

“传球传球传球——!”

热火朝天的足球赛和秋日的蓝天与阳光很相配。

运动场充斥着汗水,奔跑在草地的声音,同学们的加油欢呼声。

本来高中就有一堆课和作业,还有万恶的考试,难得的足球赛把大家带出教室,让彼此享受着哪怕片刻的自由与快乐。

草地上一个高瘦的黄发少年胸口接住球后,风驰电掣般地闪出包围圈,最后刷地一声,足球应声射进球门。

欢呼声达到了最高点,土御门元春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本来一头黄毛就已经很惹眼了,这么一个比赛就是耍帅成功了,难得的。女生的尖叫让土御门心里美滋滋起来。

“那个就是土御门元春,原来他这么帅的吗!”

“我以为他那副打扮就像是猥琐大叔一样,没想到他真的好酷啊!”

“呀啊啊——”

上条当麻默默地听着旁边女生的高谈阔论,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看来面貌遮住了内在啊,原本他日常的打扮就称得上是表里如一的了orz。

不过说真的,他真的蛮帅的,今天。

上条当麻从球员入场开始就只盯着某位黄发少年看了,看着他一次次地带球和射门,很是帅气。

他很庆幸没人注意到他的笑容和泛上脸颊许久的红晕。

比赛结束后,饭堂。

“辛苦咯,土御门。”

一瓶冰水摁在土御门的脸上,土御门激地呃呃叫了起来。

本来是有场庆功宴的,但是那位说要私底下祝贺他,所以就屁颠屁颠地过来了,没想到开头就这么的,激爽。

土御门拧着眉毛嗔怪着上条当麻,“阿上别闹,我的脸要僵了喵哇!”

“谁叫你表现那么好我忍不住就表示一下嘛。”上条故意用力摁着冰水瓶,土御门冷道忍不住求饶。

“阿上真是的,要敷冰也只能是腿啊,我腿跑的那个疼啊喵。”

“啊抱歉抱歉,下次记住了。”

“下次土御门大爷我可能就发挥不出这么优秀的水准咯!”

“土御门大爷宝刀未老一定可以再战的啦~”

“哈哈,最喜欢阿上了!”土御门伸手揉了揉身边少年的刺猬头。

突然告白吗这是……上条打着哈哈,不晓得自己今天要脸红到多久。

自己喜欢的人耍帅的样子真是百看不厌,而且这家伙是土御门元春,对自己来说特别的存在。

“我也喜欢你呀,土御门。”

上条笑着别过脸,虽然红红的耳朵暴露了。

“知道啦喵,你能来看我很开心。”

土御门觉得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然后他牵起喜欢的人的手,两人商量着晚上吃什么,慢慢地走回家。


【土上】N日谈 4

试一下正剧向的


No.4 关于来电

没有窗户的大楼内。

各种巨型管道输送着不明物质,随着管道震动而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偶尔会有水泡咕噜咕噜地冒出。

一红一黄两个身影咻的一下闪现,如同匕首般划破了富有秩序的运作声。

“土御门元春。”

亚雷斯塔。

如同电脑处理过的冰冷声音响起,土御门身旁的结标淡希因为移动自身触发的难受喘气声为其伴奏。

“我是来汇报情况的。”土御门面不改色地应对。

“这次干得不错。”亚雷斯塔道。

接下来便是如同日常生活般的工作交涉,亚雷斯塔也如往常一样,又一次地将某位刺猬头的少年推向下一个事件的中心。

咕咚咕咚地像是有谁在喝水一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电话声响起。

土御门明明记得这档子事情会将手机调至静音状态的。

什么鬼,土御门啧了一下,也没多管旁边的结标淡希,掏出裤兜里的手机。

亚雷斯塔也没就此发言,暂时安全。

“土御门?”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打电话可真不是时候啊阿上。

要是在其他地方上条打来电话土御门肯定会各种扯皮,可是现在不行啊喂,面前这位倒吊男可是会轻而易举地取你的小命的啊阿上!

“喵啊原来是你呀!”故作轻松,对,这种场合说的轻松话都有铤而走险的感觉。

“唔你怎么了……算了,我买好菜在宿舍了,你晚点要过来跟我们一起吃吗?”

天然呆啊阿上……这种本应自己享用的小小的甜蜜感觉出现在了虫窝里面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啊我现在不方便啊喵……我在上课呐……”土御门故意压低了声音。

“这样啊哈哈……抱歉啊土御门,我打电话太不是时候了,那等你回来再聊,拜。”

面前名为亚雷斯塔的班主任保持着微笑,旁边名为结标淡希的同班女生听到了这段对话,如同厌恶在自己面前秀的现充般小小的翻了个白眼。

“呼……”啪地一声合上手机盖,土御门同学松了口气。

今天是周六,没课。

面前这鸟人问起来就说老子补课你管得着么!

土御门缓缓地将手机推回裤兜,太阳穴突突地跳起来。

“那……那我们先走啦,喵。”

“给我适可而止一点……”红发少女狠狠地捏着旁边黄毛的肩膀发动能力,咻地一声消失了。

外头,熟悉的车水马龙。

“……请……请吃饭……唔唔……”本来恶心想吐就不想吃东西,结标硬是忍受着提出了要求。

“喵?”土御门毫不心疼地看着她,“如果是引路人的工作的话我已经答谢过了……”

“说好的脱单请吃饭呢??我们四个不是商量好了嘛,我们如果谁脱单了就要请其他三个吃饭的说。”

“脱,单?你要是想喝水休息下的话旁边就有便利店……”

“哈?你跟那个上条当麻不是在交往吗??你出来工作,他负责在家做饭,你们难道在过家家??开什么玩笑!”红发少女喘着粗气扯着嗓子反驳道。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种关系啊喵我们只是损友罢了,会蹭饭的损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随便你,下次被我逮到的话就乖乖带我去那家店,上次提到过的。”

“你是说那家靠近幼儿园的……”

“滚!!!”

土御门一溜烟地跑走了,背后捅人刀同学还是挺看得起坐标移动的威力的。

如果要问起这位当事人是怎么看待他的那位突然在开会时打电话来的话,那他肯定会说自己没生气的。

Group的规矩之一就是不干涉他人私生活,但是如果脱单的话就要请吃饭。

就算是深陷泥潭的四人,也希望通过脱单饭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活动,来提醒自己,还没有走多远,既然能参加日常活动的话自己就还有可能回归日常的生活。

对于土御门来说,毕竟是自己珍惜的人做的饭菜和打来的电话啊,哪怕面前是能够碾碎一切存在的怪物,想必自己也能轻松应对的吧。

想到这里,土御门更轻快地跑回宿舍。

想再快一点见到那个人,看他的笑脸。

脱单饭的话,等一切都解决了之后再请也不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