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轻喜剧向】三次想找学生会副会长,两次他都不在

我来了……见老福特没粮只好我自己先上了……

校园喜剧向,短篇

清水

篮球队队长巴比龙X学生会副会长德加


1.

德加觉得被提拔,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一番个人抱负。


这个被称作“监狱长(不管事的那种)”的学生会长,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在礼堂的台上,背着手,讲着跟学生会工作建设似乎没什么关系的言论——在场的人都很怀疑为什么他要来回踱步,是下马威吗,他看起来更像是因为紧张喝多了水,然后没来得及上厕所,所以要走来走去地转移注意力。


德加摘了眼镜使劲摁了摁太阳穴,那个会长(不管事的那种)说他不介意有人来闹事反正会有人来收拾那些人(反正不是他),就把工作“交接”给了副会长。话说交接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换届的时候才做的吗,德加清楚自己的角色设定,一个弱不禁风的办公职男,所以被人使唤工作什么的倒不如说是天然属性吧……顺带的,他好像可以通过用力挤压太阳穴的动作给自己锻炼下手臂的肌肉。


他熟练地(反正抄多几十遍不熟就有鬼了)按照表格填写着信息,现在貌似快要学园祭的样子了,社团啊校队啊都会上交自己的节目和摊位报名信息,会长说是接待远道而来的视察领导去了(顺便包场看个新上映的大片——团建嘛这是?)就不见人影了,留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看着自己的影子的方向以及被染成了橘黄色的四周,德加抽出空隙来想了想他要不要接着加个班儿。


不过,说起来好像这个点……有个校篮球队的人要来交表格……有人敲门——


德加抬起头来看着敲完门直接进来了的同学,长时间低头看着文件眼花,这么一抬头起先就看到了一轮模糊地,被夕阳晕染的人影。


“电竞社的有人要找你……说是什么排插的问题……”


“排插不是说过了只能用一个的嘛,叫他们带笔记本不是把整个台式都带到摊位上啊。”这种时候只能自己亲自出面交涉了么,德加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身子僵的不行了,就当做是散散步活动下吧,虽然这么说感觉自己像是上了年纪的老大爷一样。他跟着那位同学走出了办公室,顺便带上了门。


成堆的文件虽然又多又杂,但是好好地排好分类,静静地躺在桌子上,任由橘黄色的颜料细细地涂抹在上面,有点像是涂在了白面包上的黄油。


同样是黄颜色的还有某个少年的短寸,巴比龙以为自己当上篮球队队长就不用做杂活了,结果还是被教练派来送文件,说是自己常年翘掉开会总得认识认识学生会的什么人才行。他像是个初入大草原的小雄狮一样,顶着好看的浅黄色(或者说快要发白的银黄色?)短发,敲了门见没人,便拉开一条缝把头探进去。呵,没人,交了文件赶紧溜号打球。办公室随即被一阵旋风所侵扰后恢复了平静,桌子上多了一份申请表。


收工走人,巴比龙为自己办成了一件“大事”,为篮球队争了光(除了赢得比赛以外的其他光)而感到自豪,大步扬长而去,哼哼哼地哼着什么,他便以一种傻大个的迷之样子与某个棱角分明的眼镜男撞了个正着。


这家伙,好呆。


四目相对,不知道对方是谁的同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冒出了这个想法。


2.

德加用笔记本搜寻、输入信息,敲键盘,重复前两个动作。


学生会长(不管事的那种)这次让他用Excel依次输入进申请表的信息,好到时候统一发放给大家查阅。他自己这次不做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德加,这个副会长,长得很像某档知名美剧的男猪脚,这个主角自己就是个黑客天才。


可是做Excel不用什么黑客的,知识吧。德加知道自己羸弱的抗议听起来只像是一句无力的吐槽——此时又跟某个漫画角色撞设定了。


嗯,穿上黑色兜帽的话就贼像了。


会长(不管事的那种)对自己的副会长予以了信任,他说他跟风纪委员要去巡查各班的情况就走了。


算了算了。


推了推眼镜,喝一口椰子味的水,接着工作。


哦对了,他就算是犯困也不会喝咖啡的,他总觉得咖啡有股很奇怪的茴香酒味儿,以及他更喜欢椰子味的东西,而且是所有东西。


德加想起来一件事,是关于昨天下午的。他回办公室的路上撞见了一个呆子,还是长得很帅的呆子,很帅,可惜是个呆子,不然谁会一脸傻样地嘴里嘟哝着什么东西(还是带音调的)跑过去。


他咽了下水,那个男的其实眼睛特别好看,虽然是蓝色的但不是特别艳的那种,印象中是能和他的浅金色头发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浅蓝色,如同点缀在金羊毛上的有魔力的蓝色宝石一样。


可惜是个呆子。


手机显示有人发了条信息,他打开来一看,是个署名为,“校篮球队”的家伙发来的。



眼镜片反射着手机屏的荧光,以及屏幕上显示的简短信息。


【您好,我是篮球队的——】


话说你不是校队的嘛多加个校字会死啊,不如说是这种直球又带着冷淡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顾不上跟漫画角色撞设定这种事了!吐槽要紧!


【刚才本来想找你的可是你好像不在,我昨儿在您家办公室放好了文件,请查收哈。】


这句话里,言简意赅中,透露出了无上的槽点,正所谓有限里,透露出了,无限。


德加再次推了下眼镜,没事的,有人来确认了就好。


点击【回复】,他熟练地打出一条例行的回复短信,然后发送。


电脑点开网页,他在社交平台上发现有个人对他喊话。


这个绰号“自由的蝴蝶”最近好像很喜欢找他聊天似的,德加觉得反正没有人知道电脑面前的是堂堂学生会副会长,偶尔向他倒下苦水无妨。


他有时候会点进分享页面,看下他发过的照片,这家伙好像很喜欢美国“垮掉的一代”的诗人,以及蝴蝶啊,大海啊这方面的照片。自由的男人么?


他自己的内容也很丰富啦,椰子味的饮料、椰子味的甜品、椰子色的房间墙壁(其实是石灰白)、还有哪家店的椰子最实惠之类的信息他都会去看。


椰子味的——昨天的那个人,身上好像有一股椰子糖的味道。


3.

今天是要去篮球馆确认信息。学生会长(不管事的那种)吩咐道。


于是德加来了。


看到了前天的那个呆子。


噢!前天的那个呆子!


那个呆子居然真的向德加招手,然后称德加为呆子。


轻咳了一声,副会长大人必须保持应有礼节地走过去,少说他还是个文职人员。看起来副会长似乎是迈着正步走向了一个高大的篮球选手。


唔。


巴比龙打量着走着正步过来的呆……还蛮可爱的嘛,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睛也很圆溜溜地显得整个人更呆了,巴比龙原本只是开句玩笑而已——你知道的,肌肉男认为的熟络的方式,结果看到学生会派来的人这么个样子,反而更想欺负他了呢。


“申请表不是已经搞好了吗?”


“你们篮球队说要在学园祭摊位搞快闪表演,又是运球又是啦啦队表演,在人家的摊位面前——这一点真的值得好好推敲一下了。”


巴比龙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又不是他负责的东西跟他讲有什么用。而且他现在正忙着观察眼前瘦瘦小小的人,他抿住嘴的时候,两边的嘴角是上扬状的,看起来又像是在笑,又像是很不服气地嘟嘴。


“……请问你在笑什么?”


“啊啊——没事,没事,就是看到了个很好笑的东西罢了。”


金发男孩摆着乌龙,德加看着他高傲的样子有点欠揍,他鼻子两边的皱纹随着笑而被挤了两道出来,同时随着额头抬高,整个眼睛像是在发光了一样——有点像是大型金毛犬,想揉揉他的头发。


“那请问,你在看什么?副会长?”


“诶?”德加吓了一跳,自己,自己在看他的脸吗?不好,自己好像脸发烫了,不会吧。


男孩皱起眉来了,“你没事吧?”德加慌忙地否认。


喜——不是不是,这才第一次,哦不对,第二次见面!才不是——


巴比龙看着学生会的家伙很突然地脸红,然后开始猛地摇头,真的没事吗……


“我只是,呃,有点低血糖——”


弱不禁风的体质难得发挥了正面的作用——打掩护。


“哦?啊,那个,我有,糖,对,低血糖要吃糖。”


明明在球馆见过这种情况,但是眼前这家伙还是让巴比龙有点慌乱了起来,他甚至开始想着这家伙是不是真的会当场倒下。


撕开小小的椰子糖的包装,然后将乳白色的糖果连忙塞进副会长的嘴里。“好吃吗哦不是好点了吗,要不要再吃一颗?”


“要。”为什么他会回答地这么迅速……


“我自己喜欢吃椰子味的东西啦……”塞进第二颗椰子糖后,德加坦白了自己的古怪癖好。


“什么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口味,喜欢椰子味绝对不算是最怪的一个呢。”巴比龙说。


德加发现穿着低领球衣的巴比龙,胸口处有个蝴蝶样式的纹身。


“好吃,回答了你的第一个问题,以及我好多了,这是第二个。”


“一颗糖换一个问题么——”巴比龙随心吹着口哨,双手背在头后。此时两人对对方的印象好转了许多。


巴比龙看着德加咀嚼着糖果的样子,结合鼓鼓的腮帮子就像是会双手捧住瓜子吃的小仓鼠。


他应该不像是会跟人有恋爱交往的那种。呆子。


但如果可以的话,巴比龙想跟他挤在狭窄的床上,让他睡在里边,然后自己从背后抱住他,像是要取暖一样地紧紧地挨在一起,然后把鼻息扑在他白皙的颈部上。


然后两人面对面地躺着,用他的大手温暖着对方的双手,粗糙地老茧摸索着骨节分明的轮廓。


唔,可以有。


不过还在脑洞的阶段,先跟那位同样喜欢椰子类东西的“COCOLOVE”商量一下吧。


就这么决定了。巴比龙觉得今天是个美好的一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