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本人男
墙头超级多
并且低产的不能再低产了
长期接受约稿,各位金主老板们看我!
我不会画鼻子👃

【锤基】【快乐星球AU】寻情记 2

沙雕同人,随时会坑,请做好跳船的准备

“快……快乐,星,球?”

洛基觉得自己来的不是外星球而是爸爸妈妈把自己送进少年训练营了,他们曾经说过,如果自己还打游戏考零分的话就把自己送去给杨哥,电一电!吓得洛基那次考试硬是考了个五十九分儿。

“我……”洛基越想越气。

“怎么了洛基?”托尔有点不解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我都跟守门人叔叔说了让他别吓着你的?”

“我,不想被电……”

“?”

“我怕疼……不要电我,呜呜呜……”

“电……电什么了?你不舒服吗洛基?”托尔不明白了,堂堂老顽童,通晓一切,会召唤雷电没错,可,可他召洛基不是因为这个啊。

“洛基,我叫老顽童,我不会电你更不会欺负你的。”托尔露出他灿烂的笑容安抚他的小客人。

“老顽童?”洛基泪眼汪汪地抬起头,不得不说他这股样子显得很惹人怜爱,托尔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像太阳一样撒下温暖的光辉。

“嗯,欢迎你来我们的快乐星球做客,我们这里有的都是快乐的事情,可怕的东西是不会来的哦。”

“嗯……那,我来这里做什么?”洛基问到,“不对不对,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啊啊啊?!我明明记得我在房间……”

“你在房间打开了电脑对吧?”

“对啊,然后,然后,我敲了下键盘……”洛基使劲回忆。

“准确的说不是你敲键盘才来的,是你手里的项链,项链敲一下回车键就开启时空隧道的。”托尔耐心地解释清楚。

“而且洛基你来是因为你被选中了,我们都很希望你能来。”

“我被选中了……?为什么?”

“托尔!你在欺负我们的客人吗?”一个温柔但不失威严的女声在托尔的背后响起,托尔笑了一下回头,是一位穿着华丽的女子,然后她,

长得好像弗丽嘉。

嗯?

妈妈?

洛基瞪大了眼睛。

然后在那个女人的旁边是一个年纪略显大的男人,大胡子,戴着个眼罩,

奥丁?爸爸??

嗯???????

洛基感觉自己大脑短路了。

他记得他要做的事情是打开一个名为阿斯加德的游戏玩来着,怎么转眼间就到了快乐星球。

而且洛基他是选中的?

而且有两个长得很像自己爸爸妈妈的人过来,果然这里是少年训练营吧喂???!洛基觉得自己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没有没有母亲大人,洛基很可爱啊我怎么可能会去欺负他呢?”托尔像个邻家大哥哥保护小弟弟一样笑了,一头金发非常的好看。

“欢迎你小客人。”那个女子迎了过来,“我叫弗丽嘉,是托尔的妈妈。”女子介绍自己。

“然后那位是奥丁,托尔的爸爸,你在这里不用拘谨的,洛基。”

洛基觉得自己还是去写作业冷静一下好。

可是作业落在房间里了,他连会不会回到房间都说不准。

【锤基】【快乐星球AU】寻情记

老顽童锤X初中生基

快乐星球au


【WARNING】

沙雕同人,本人垃圾画手写文所以随时会坑,玩梗+烂尾预警




“洛基,你看看你!”

啪地一声,雪白的卷子啪地用力拍在桌上,卷面被客厅的白炽灯照的发冷,上面许多的红叉和一个大大的零蛋被照的血红血红,如同沾满血迹的病危通知单一样。

我们的主人公,洛基,一言不发地陷进凳子里,头低着,不肯面对自己已经病危且亲属因此暴跳如雷的情形。

病患的家属,我们洛基的爸爸妈妈,奥丁和弗丽嘉,满脸黑气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以及无数次破坏家庭和谐的,叉跟零蛋。

上初中以来二老为了洛基如同死水般的成绩操碎了心,为此甚至还决定再也不给他做水煮蛋了——毕竟吃啥补啥,得把这零蛋扼杀在冰箱里——反正洛基也不爱吃水煮蛋。

倒不如说洛基啥都不爱吃吧,他是个打起游戏废寝忘食的游戏宅,可想而知成绩差。

他把打游戏的劲用在学习上多好——奥丁夫妇有言。

“洛基,爸爸妈妈不是骂你,我们就是觉得,学习多好呀,学得好就能上大学,就有好工作,你以后不愁吃不愁穿的想打多久游戏都行,游戏过几年高考完再打也不迟啊。”奥丁尽可能地放缓语气,虽然他很想一巴掌摁着洛基本来就低垂着的小脑袋,传授给他好好学习神功。

“学习不好玩儿。”洛基低声嘟哝。

“学习多好玩儿呀宝贝儿,你可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过两年你就可以比爸爸妈妈知道的还多,多神气呀!”弗丽嘉妈妈想温柔地扶正长歪的小树苗。

“……”

“哎,进房间反省下吧,走吧洛基。”奥丁叹了口气,挥挥手让儿子自我反省去了。毕竟跟一块石头说再多的话,人家听不进去也没办法呀。

“还有写作业。”妈妈负责补充。

“——”洛基嘟哝着回房了。

啪地轻声关门,轻声开电脑,嘀嗒,哔的一声,显示屏应声发出光亮,像往常一样地照着洛基久久不剪的黑色长发。黑眼圈加长黑发显得洛基与其说是游戏宅更像是一个哥特文化爱好者。

说起来也不是没有哥特文化爱好者想让这个潜在成员加入。

然后洛基笔直走进了游戏社。

被电脑屏幕照亮的不只是某个初中生的脸,还有一个被他下午回家时随手放在桌上的,无名氏寄给他的项链。

不是那种尖刺啊玫瑰啊这种哥特派的标志物,

更像是某个,钥匙?

说是钥匙感觉更像是那个动画片里面的那个,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

只不过桌上这个是银色的,应该是不能变成魔杖,洛基也不会因此变成魔法少女,或少男,或者魔法洛基。

“唔……”电脑今天开的有点慢,该不会是爸爸动了手脚吧,洛基胡乱猜测着,说好的隐私权呢。

无聊把玩这个项链,在手指缠绕绳子企图甩上一圈时,洛基手滑了,赶紧在项链掉地上时手刷地一下接住,然后因为惯性手啪地锤在键盘上,项链也是。

项链的尖端敲在了回车键上,显示屏突然一黑。

然后一股奇异的光亮扫进整个房间,怀抱着洛基。

洛基瞪大了眼,然后这股闪亮的怀抱把洛基硬是扯进了电脑屏幕里。

来不及发出一声大叫的洛基消失了,房间又黑了下来。

没有一点声音。

父母俩似乎也没发现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洛基想放在房间里的尖叫声被一并带进了发光的隧道里。

这个隧道是彩色的,七彩颜色刷刷刷地从洛基的眼前和身边飞过,外面,外面似乎是星空。洛基不敢看了,他害怕突然掉下去这件事,只能任由这股光亮把他拉向未知的终点。

然后终点到了,洛基砰地一下被甩在某个房间里,超级狼狈看起来,一股黑发像是某副油画里的杂草堆一样,画面寄托了作者对远方未知事物的恐惧之情。

“好痛——”洛基忍不住苦叫了起来,“怎么搞的啊,我不想写作业也不用把我发配边疆吧,好痛呜呜呜呜……”

他白皙细瘦的手臂被人抬起,洛基闪过了有关外星人的传闻,他们会用蓝绿色的手指抓你去手术台上做实验的!!

他赶紧嗖地收回手臂,太倒霉了,不做作业的下场就是做实验么,太倒霉了!!

可定睛一看,这是条人类的手臂,起码看起来是属于人类的,小麦色的皮肤,上面还有细细的金色的汗毛,而且肌肉很饱满。

再往上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就像是一头金丝一样,神圣,而且很好看,洛基看呆了。

“你好呀,洛基。”雕塑说话了,洛基的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诶,他知道我的名字?

“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了。”这个人轻声笑起来,“你好,我是托尔。”像是安抚面前的小动物一样,这个名为托尔的人自我介绍道。

“当然,你也可以叫我老顽童。

“欢迎来到快乐星球,洛基。”


没人找到第二首片尾曲吗

也很带感啊怎么我找了一圈都没人提的样子???


(顺便鄙人很早以前也画了毒埃的肉。。。。不嫌弃的话可以去尝尝。。。嗯)


【指从口入+红白两色不可言状的液体警告】

在宿舍里发车真的是提心吊胆的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