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小男孩cp】【是车】I dare you 5 完

【预警】

是FreddyXBilly

即小基友X沙赞

*这章是真的真的开车了!!*

*年下预警——是的没错Billy变身然后还是被压了*

*卡肉预警*

(里面出现的一个play是源自我看过的牛肉井大佬的一篇漫画……应该不算是盗梗吧……捂脸)

PART5!

Billy想着自己变身之后可能会增长个智商有个一知半解什么的,但是他大错特错了,什么都没有。

他的大脑被刚才的“事情”夺走了供大脑思考的氧气,然后变身。

身体还是被酒精侵蚀地没什么力气。

而且衣服也不见了踪影,怎么搞的,怎么搞的喂,

连内裤都没了喂?!

他现在的姿态就是,他盘坐一样地张开肌肉饱满的大腿,然后手臂撑着身子后仰,充血的肌肉随着呼吸不断成形又松散开来,像是跑了好几公里后瘫坐在地上仰头喘着气——但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这种意思。

Freddy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此时他正胡乱向后挥手想拿纸巾,可是眼睛还是锁死在沙赞形态的Billy的身体上。

凉飕飕的,变身了沙赞状态的Billy觉得自己的胸口有冷风刮过。那两点被激地挺立了起来,他小小地抽了口凉气,弓起了身子。

在Freddy的眼里就是,沙赞正向前挺着饱满的胸肌,身子往前顶了顶。然后嘶地一声,咬了下嘴唇。

他觉得自己的鼻子要爆炸了。

沙赞不安地摆弄着双腿,别忘了他现在是光裸着全身的,健壮的身躯如同古代健美身躯的雕塑复活在Freddy面前了一样。

Freddy不敢看“下去”了,但是,

都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步了。

15岁的热血上头,15岁的横冲直撞的劲起来后。

“你……要做吗?”

沙赞试探性地发问。

不管了。

Freddy褪去衣服,最快速度。

脑袋一团浆糊。

明明都褪去了所有的衣物,但是心跳更快了,Freddy觉得自己的身体随着血液流淌的速度加快而变得越来越热……

他坐进了一点,上半身往比他更灼热的身躯探进,头往前感受着热量,并伸手去捏了下其中的一点,然后学着“教学视频”里的那谁,他伸出了舌头,品尝了下尖端的味道。

嘶!!沙赞从来不知道原来这样子也能产生电流的,此时他的胸膛正传给他刺激的电击感。

Freddy也在用舌头,用嘴,去品尝这陌生的感觉,怪怪的,似乎变硬了。

沙赞的胸膛的那点被舔地仿佛是自己产生了汁水……

Freddy没留神,一丝口水正不留神地顺着胸部流了下去,形成一道浅浅的水痕。

好热。

“Freddy……你在干嘛……啊……哈啊……”电流也刺激着沙赞的脑子,他只想仰头喘着粗气。本来就变得更加浑厚的嗓音发出了属于成年男性低沉的呜咽,他任由Freddy笨拙的摆布,维持着手臂后撑,前躯往前迎合的姿势,拼命地扭动着脚指头,脚掌持续着绷紧到放松再到绷紧。

“你要我做的,这种事。”卷发少年抬起头,眼神像是恶作剧成功后一样地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沙赞。

明明是你让我这样子的好吗,脑袋热血满溢阻碍了他的思考,他全然不记得他为什么会收集那些图片,然后脑子里面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的原因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真的不是——”

快停下!

沙赞想这么说的,可是他觉得,很舒服,真的特别的舒服。

他十五岁的人生里只是道听途说地知道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但这是发生在亲密的人之间的,他跟Freddy?他跟Freddy不是——

Billy显然也被阻断了思考。

Freddy此时正揉捏着他的胸肌,不像女性的那样子的柔软,而是带点硬度的,但是像发酵后变硬的面团一样子的被尽力地捏起和揉搓着。

停,停不下来了。Billy觉得自己的脸就没退烧过。停不下来了。他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默默地全方位感受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跟Freddy,在做。

Freddy一看就是个新手,但他还是尽心尽力地揉捏,搓揉,外加舔舐,然后搭住Billy的双肩,讨好他般地亲吻着他宽厚的肩膀,然后是脖子,然后是下巴,最后,他们再一次地接吻。

沙赞还是不习惯这一行为,他屏住气,学着Freddy反方向地与他变换着脑袋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向感受着Freddy幼稚地吻技,并把全部感知放在Freddy在他口腔里乱来的舌头上。

但是Freddy这笨蛋得寸进尺地游走在他的肌肉上,然后向下,接着向下,用手掌谨慎地盖在柱体的顶端。

呜呜呜!!!

太刺激了——Freddy你?!

沙赞的嘴还被堵住的阶段,Freddy不知轻重地用手掌做圆周运动一般地滑动着,他想象着用掌心扭开罐子的感觉,然后笨拙地握住——对他来说真的是有点儿大了——握住,然后,向下,到底部后,再缓慢地探索一样地向上,再向下。

沙赞终于忍不住地被Freddy弄哭了,在Freddy的掌心牵扯出比唾液浓稠的透明银丝后。

Billy觉得自己很害怕,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明明很舒服的——特别是跟Freddy做这种事,可是此时发展到这一步后,对未知行为的恐惧感渐渐地侵占了原本的快感。

“Freddy……停下……停下……好吗,我不要了——”

沙赞形态的成年男人此时慌张地喘着气,眨着泪眼地看着眼前的男孩。

“我不要了Freddy……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他的脑子很乱。

Freddy感到自己没有所谓耐心这一东西,“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他急不可耐地反驳,“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就是要跟喜欢的人做吧?!”

“我不知道……”成年健壮的男人低下了头,心跳还没恢复正常,心脏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挠一样的,让他觉得不知道是很痒还是什么难受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那根夺走了他的大部分力气,集中起力量的使劲变硬,还往上顶着——其实说实在的,当Freddy把手拿开时他觉得很不爽,他现在不耐烦地摆动着下盘,我应该要用自己的手吗?????

学着Freddy做的那样子,我要用自己的手做那种事情吗?????????

还在喘着气。

Freddy正失去耐心地看着Billy。

“我……”

Billy的视线很模糊,他紧锁着眉头,红润的面色,然后用他的大手,谨慎地握住他的大根物体。

表面的触感其实很粗糙,小心翼翼地上下拉动的感觉像是在握住一根包裹着皮革的木头一样。

Billy认为自己的那条手臂已经不听使唤了,他觉得试一下就好想放开自己的手,但是他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他加快了一点速度——这种感觉,从那边传到自己大脑的感觉,真的好陌生——可是,又好棒,是一种从未见识过的,很陌生的愉快。

“我……哈……嗯……这是……怎么了……哈嗯……”Billy轻轻地咬着嘴唇用鼻子喘着粗气,他的下盘感受到快乐后拱了起来。

Freddy,可怜的Freddy,对这种真人solo现场只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壮烈牺牲了。

“……Billy——我——我也要,我来帮帮你——?”

他想到了个看过的场景。

他跪在Billy的面前,手臂向下,尽可能地去够到,事实上是可以的,因为真的很可观,他胡乱跟着Billy地手抓握着,感受着与他不一样的更为粗糙,青筋更加明显的质感,以及更光滑,还未真正使用过的被充血至深红到发紫的顶端。

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他握住了自己的,然后把尚幼的前端触碰在了沙赞的皮肤,或者说饱满的胸肌上。

“哇!”Billy被更奇怪的感觉吓了一跳。

“我……我看过这样子的……就是……用胸部的话好像会很舒服的。”

Freddy没耐心,他干脆放开手,贴的更近了,然后身体一上一下地,任由自己的部分感受着不同于温柔乡的更为雄壮的感觉。

……哈。

你笑啥?

Billy觉得,很像是,肉狗。

对,热狗,这个幼稚的成年男人放开了自己的手,他嘶地抽了一口气,还会继续的,他安慰自己,随即双手,想象着他跟Freddy变身后去过的那个舞厅里面小姐姐的动作,用自己的双手挤压着胸肌——Freddy的随即被炙热的肌肉挤压着,光滑的小麦色皮肤包裹在了两边。

“这这这这这——!!!!!!!!!!!!!”

“嘿嘿——”Billy被欺负哭但逞强似地得意到。

“妈的!!!!!!!!‘热狗’你都学到了?!!!!!该死的!!!!!!!!”

“舒服吗客官——?”Billy忍不住耍宝,学着小姐姐的口吻问Freddy。

“你他娘的我还未成年?!!!!才第一次就要这么刺激的吗?!!!!”

Freddy报复似地那只握着Billy粗壮前端的手用力了些。

“呀啊啊!!”

“你叫起来像个娘炮!!”

Billy惊叫了起来,更尖的电击刺进了神经。

然后,就爆发了。

浓稠且纯白色的男性象征此时向上喷满了Billy的全身,有一股真的是太远了结果就黏在了沙赞的侧脸,他吓得闭眼,再慢一点就是温热的不明液体导致的眼科问题了。

“……我艹”

这就是,传说中的,射满全身,吗。

而且还那么浓,因为有一两股随着射在胸肌上的也黏在了他的那根上,Freddy被画面外加原本Billy爆炸的行为刺激地自己也忍不住地,射了。

Billy现在的胸肌像是开了水闸一样溅满了浓白的液体,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催生性致的画面吗。

“你——你的好浓啊Billy……”

“什么——这……我翘了保健科的啊……Freddy我是怎么了……”

所以Billy又被吓哭了一样,因为太太太陌生了这种感觉——这种被堵塞的脑子突然排放了多余的淤血后的解放了般的快乐感受,以及自己猛地闭眼后脑里面只有闪光弹一样的白色。

“这是你的“精华”OK?你拿来传宗接代的东西,就这么的浪费了。”

“可这是你害我的吧?!!那我以后岂不是没得要孩子了?!!!”

Billy带着雄厚又嘶哑的哭腔辩驳道。

Freddy小坏蛋说:“别浪费啊小哥哥——”

然后他凑近腥味浓重的地区,吃着冰淇淋一样的,一口舔咬进融化的温热的液体。

然后吮吸着,吞进肚子了。

妈的也太腥了,还很浓!

“Freddy?!”

然后Freddy抬头——他的下巴还沾着有,像是偷吃了的孩子一样顽皮地笑着说:“你的‘精华’,营养丰富,不来一点吗?”

什么啊?!15岁少年绝对没听过这玩意儿还能二次利用的。那既然他都说别浪费了那就是,可以,食用的吧……??

他也用手指抓了一点,浓液没抓稳下端又滑了下来,掉到了腿上。他像是捏着什么零食一样歪头送进嘴里,唔,不好吃。

男人的这玩意儿里面有大量的营养物质好吗?要不然怎么会有句老话说“一滴精十滴血呢”??而且放心,我们还会有的。

Freddy这什么歪理,所以我变身沙赞后就能提供大量的营养剂咯?

“那……我们且不是……每隔几天就要这么,弄?这么舒服而且还能补充营养的事情……”

Freddy觉得Billy这句话,很是撩人。

他笑了起来。

他就是喜欢着Billy这样子,笨拙但是又能够用自己的方式探索未知的品格。

在床上也是,太棒了,在床上也是。

“你要是想的话,我们每天都能做这个。”

Freddy粘液抓的满手都是,他胡乱地涂抹在了刚才抚摸过的地方,包括Billy的脸上,他俩随即大笑着在床上扭打成一团。

“沙赞——!!”

Freddy晚上要向爸妈请示屋顶加装避雷针了。

鬼知道他俩还会怎么玩。

此时,两个像是在乳白色泥坑里打闹过的同龄少年正裸身贴紧地抱着。

“身上黏糊糊的诶Freddy……”

“味道也很不错哦。”Freddy凑近Billy的耳边,说着悄悄话一样地往Billy的耳朵里吹气,加上他的被汗搞湿的卷毛,还有自己也被汗弄的紧贴在额头的刘海弄得Billy痒痒的。

Freddy就是这样子,总是用他的方式教自己一些奇形怪状的事情。

然后他还擅作主张地对自己告白……说喜欢我什么的……

可是想一想,自己也对Freddy好像,有点那种所谓的“超友谊”的想法。他觉得他们两个好像不知何时就跨过了朋友以及家人的界限了,往他所不明白的方向发展着。

“对了,你干嘛接触变身。”Freddy撑在Billy身上,看着不足二十厘米距离的Billy的眼睛。

“你别把那玩意儿涂在我的大腿内侧好吗?”

“你先把腿松开,夹住我的手了。”

Billy想着他以后可能也没什么安稳觉睡了,Freddy好像知道很多招式的样子。

但他还是叹了口气回到刚才的话题。

“……你好像说过,我从来没注视过你吧?”他认真地看着Freddy,虽然周围的空气全是一股子腥味,他俩开口时也是这种味道。

“我就想着,你喜欢的是Billy,而不是沙赞,那我就用Billy的视角看着你就好了。”

然后Billy回礼般地抬头,亲吻了一下Freddy,然后鼻尖碰着鼻尖,像是说着悄悄话一样:

“我要跟你打个赌,

我赌你以后会教会我更多的事情,

包括什么是‘喜欢’。”

两个男孩都笑了起来。

他们的亲吻,舌头品尝到的味道是黏糊糊的腥味,但他俩不介意,谁叫这是对方的呢?

路还长着,他们有大把时间可以体验到更加深层次的东西。

END!

事后。

“你们在交往。”

“什,什么玩意儿?”

“你们俩,是在交往对吧。”肯定句。

“啊哈哈哈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迟到了我们走吧Freddy!”

“……那你们为什么牵着手出门……而且我们上学的时间是一样的吧,提早出发是想干嘛哦……”

家里人想到好像隔壁超市有墨镜买几送几的促销活动,觉得是时候去一趟采购了。

END!


一点点后记——

(呀我写完了!!!!虽然只有这么点play但是我写的很长!!!!!细节很多!!!!!!!!!!!!

当初提前了两个星期写这个到现在这么多小伙伴给我点赞和转发我真的很感谢!但也有了骑虎难下的感觉……噗

其实我昨晚,突发奇想地,想发条老福特告诉你们说你们别想见到传说中的FreddyXShazam的年下肉了我弃坑了(doge),我是真的想这么说的2333333333333但还是按捺住自己写完了,还很多的细节……

别问了别说为什么没有走后门的戏份,因为我,还是有良知的(跑走

小男孩的恋爱,真好啊,我被自己写的文给酸死了……

最后,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wwwww

【小男孩cp】I dare you 4

【预警】

是FreddyXBilly

即小基友X沙赞

*请让我私设一波沙赞的衣服是可以脱的,请原谅我orz*

*既然沙赞的衣服可以脱掉,那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懂的吧(斜眼)*

*流水账预警*

*这章没肉orz*

PART4!

Freddy和Billy曾经在学校看到过这么一幕。

那俩校(sha)霸(bi)按照国际惯例地又来找这两人(尤其Freddy)的麻烦。

“你,你别以为你认识那个什么人力风暴还是HR风暴就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了?!”

“如果我是HR的话我看你这俩就觉得我们公司要完蛋了,我们破庙还容不下你们这对金佛了。”Freddy也依旧不怕死地嘴硬着,“是的没错,你·俩。”

“臭傻逼你说什么?!!”其中一个要暴走的样子。

另一个看不下去了,啧地一声,不屑地看了眼眼皮底下装逼的小鬼头,说,我们走吧,别理这个满嘴喷shi的傻屌了。

然后就拽着那谁的手走了,是的,他们两个校霸,手拉着手,准备扬长而去了。

看什么看?!那个更凶神恶煞的家伙狠狠地瞪着旁边围观的同学吼道,没见过世面是不是?!你不听Lady Gaga的歌吗?!Born this way你懂不懂乡巴佬?!

“假设有一百个人在这间食堂里,哪怕九十九个都不相信你,你只需要一个,唯一的那一个,就可以改变你的人生了。”

“你在说啥?”Billy啃着花生酱三明治看着Freddy问道。

“我也是会听Lady Gaga的歌的好伐?100-99-1定律你不知道?”Billy摇了摇头,Freddy叹了口气,“看来你真的很需要跟上时代了爷爷。”

不过话说回来,Billy没接茬,看着那俩校霸说道,祝他们安好。

他们两个可是亲眼目睹了这两人在圣诞夜的时候,一起坐了摩天轮,然后共患难了一把。

感情真好啊,我差点对这俩恨不起来了呢。Freddy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像是感慨爱情小说里的凄美结局一样,只不过主角的脸不正常罢了。

Freddy随即看了眼Billy,问了他个问题。

“嘿,你有喜欢的人嘛?”

“唔嗯?”Billy的举动感觉他好像是宣誓非花生酱三明治不娶了一样。

“所以就是没有咯?”Freddy一只手撑在脸颊上,歪过头斜眼看着自己的亲人/好朋友。

然后自顾自似地又开口,

“如果,我们身边有人喜欢你呢?我是说,我们都认识的一个人——”

“你说妹妹?”Billy挑眉,“她是我们的妹妹好吗?”

“哦老天啊你妹控的不要太明显好吗——而且也不是她。”Freddy翻了个白眼,抓了抓自己的天然卷,能第一个想到自己妹妹是喜欢自己的嫌疑人这点真的很妹控了。

“玛丽?”Billy说的是他俩的“姐姐”,那个准备远去大学读书的高材生。

Freddy冷静地摇摇头。

“可以是,嗯,其他人哦?”

Billy还是不解的摇摇头,嘴里咬着三明治没放下来过。Freddy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罢了罢了,然后收拾了自己的餐盘就走。

可能我还是不想让他发现吧,Freddy不清楚自己对Billy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他连Billy不在自己视线超过一节课的时间都变得不允许了,他必须看着这个喜欢穿红色系衣服的男孩才安心——这种程度老早就超过了抱超级英雄大腿求保护的程度,他知道Billy一定确定肯定会保护好他的——哪怕自己也在战斗的时候。

每次重新看到Billy的身影时,他的私心就膨胀了一点点。

运动会的时候,有个田径队的女生摆脱自己要把看她比赛的邀请传达给Billy——不得不说这个女生真的很出挑,混着汗水,像是沾水的黑色瓷器一样闪烁着别样光芒的肌肤,凸出到刚刚好的性感嘴唇,明亮的大眼睛和甩动着的褐色头发,以及谈及Billy时的羞涩表情——真的很棒,而且和自己掂量了一下,和Billy的身高很搭。

可是他没跟Billy讲,怎么说呢,忘了。

相反地,他和Billy在校运会那天玩了失踪,平凡学生的日常了。

他们飞上了其中一座摩天大楼的顶端,然后解除变身。就着流行音乐尽情地随风摇摆,脚踩在楼顶的边缘,模仿着摇滚明星的样子随着节奏疯狂甩头,就算失足跌下去了又怎样,他可以飞,而且那个人也可以救他上来。

然后他们脚蹬在呼呼刮过的风中,一屁股坐在大楼边,吃着买来的垃圾零食。在这里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Freddy的第六第七第八感告诉他,Billy好像一直在偷偷地看着他,因为他觉得耳朵被视线刺的痒痒的。可他转头看向Billy时Billy只是在低头吃着零食,双腿随着歌的节奏上下摆动。

他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让他想到了随风飘散的蒲公英,轻轻地。

“你还是没说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Billy沉思了一小会,开口说:“我又不晓得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怎样的。”

“巫师没传给你相关的知识??”“没。”

接着就是一阵沉默。

“那你呢?”Billy看着Freddy反问道。

“我?我什么?你是指什么?”

“都行吧,有吗?还是说你知道吗?”

Freddy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然后他又看了下Billy。

这样子的感觉能称得上是喜欢吗。

他是很喜欢Billy待在自己身边的感觉,还能容忍他的一切小毛病,而且受不了真的会有其他人注意到他——除了家里的那帮人。

现在来说的话,用一个名词解释,就是焦躁。

Freddy觉得这样子不够,很烦躁,总之就是不够,但是哪里不够又说不上来。

他往Billy的方向靠近了些。

忍不住郑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Billy问。

Freddy用手理了理Billy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慢慢地顺了下去。

“你头发乱了。”

“啊,谢谢。”

Billy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给Freddy,他看着Billy好看的面庞轮廓被一束阳光照亮,心脏抽搐了一下。

然后就是开头的那一幕了,那一个“不小心”的亲吻。

Freddy只觉得自己没办法思考下去了,他只想用最最直接粗暴的方式探索自己的心。

“Fre……ddy”Billy被抽干了氧气地,支支吾吾地,“你……在干……什么……?”

好混乱。

他们之间有什么被搅乱了一样,就像是一份被搅拌过的雪糕,黏黏稠稠的。

Freddy也因为刚才的“用力”下颚发酸,他也有些意识模糊了。

“我……我不知道……我不喜欢你被其他人看着……”

“什……么……?”

男孩们彼此喘着气,Freddy觉得自己不脱衣服就真的要爆炸了。

“我是说……”不行了,得再加上点力气才能讲下去,“我是说——你真的有在注意着我吗?”他问了一个在遇见博士第一天他问过的问题。

“我是说……其实我很在意你……”Freddy觉得自己蠢爆了,这是什么先斩后奏,又感觉像是在为刚才的行为作出点补偿……感觉好渣。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变得很自私了。

我变得越来越在意你的感受,好像一离开你超过一个钟头我就得死定了一样。而且我真的很讨厌有女生,或是男生,注意到你。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觉得亲吻你感觉,真的很好。”

他吸着微弱的酒气,发觉自己的酒量可能也没自己想象中的这么好。

完蛋了,还能用酒后这档子理由搪塞过去吗。

他们还能做回朋友吗。

这种朋友喜欢上朋友的戏码真的很麻烦。

可是他又该如何去证明这种日益积累起来的,感觉像是超出了友谊范围的感情,就一定不是恋爱的感觉呢?

“我……我想我喜欢上了你,Billy。”Freddy判定自己在耍酒疯,但无所谓了。

“我喜欢你,Billy。

这不是朋友,也不是亲人,而是恋爱的喜欢,我觉得,我对你有恋爱的感觉——”

但是说出口之后,Freddy觉得被自己恶心地直想吐。然后挫败地很想哭。

Billy的呼吸平稳了一些,但他还是默默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孩。

然后推开了他。

“沙赞。”

电闪雷鸣之后,成年人形象的Billy重新回到了Freddy的眼前。

但却没了那套红色的制服。

裸露。

这个光裸着身子的健壮男人看着男孩。

红着脸。

“喜……喜欢什么的……”Freddy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

“那……你要做吗……”

……像是你在电脑上看过的一样。

TBC

sorry我爆字要多分一章节粗来!23333

【小男孩cp】I dare you 3

【预警】

是FreddyXBilly

即小基友X沙赞

 
 

*扑倒预警*

 
 

PART3!

“你喝醉了。”Freddy拿起离他不过十几厘米远的纸巾盒(别问那么多为什么会在这里)清理“现场”,从平坦的胸口处,然后笔直向下,瘦到有些凹下去的腹部,然后,纸巾擦拭那一片区域有些粗暴,所以拽疼了Freddy。

 
 

Billy唔唔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门被带上了,还好。

 
 

“你……喝牛奶这么不……小心……”

 
 

Freddy也不想着解释什么,本来被这家伙撞见就够尴尬的了,再加上Billy好像没意识他在干嘛。

 
 

十五岁的孩子本应该受过保健教育,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的,但看在Billy约等于风餐露宿的几十年生活,他——不知道,也正常。

 
 

包括酒量不好这点自知之明也随着青春期专属的横冲直撞所覆盖掉了。

 
 

“你喝醉了。”

 
 

“不不不我没喝醉,我——不会喝醉的。”

 
 

Billy笃定自己能够依靠沙赞之力对付那么一罐啤酒,但他未成年的大脑似乎还没准备好应对酒精的力量。

 
 

“小心被老妈发现喔。”Freddy强忍住砰砰跳的心脏,穿好衣服站起身,顺便关了电脑。

 
 

“我不会喝醉的我可是沙赞——”

 
 

轰地一声响,电脑来不及关机就被电地闪了好几下,Freddy想锤爆这个总是鲁莽行事的混蛋的头,他可没准备好这一出。

 
 

“出什么事了——?”老妈的声音传来。

 
 

“没没没没什么——”Freddy瞪了一眼还在晕乎当中的Billy,打开门冲到楼梯口喊了句,“妈——那个水管工说他有事先走了,他,他向你说声抱歉。”才怪。

 
 

“好的Freddy,别忘了和Billy一起下来吃早餐——还有那个不叫水管工是热心帮忙的志愿者同志——”

 
 

Freddy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今天的事情够让他爆炸的了,以及他还很庆幸Billy这家伙擅自喝了酒,而且酒量不好。

 
 

他想到了昨天的“事件”,他和Billy接吻的事情。

 
 

如果是成年人的话就好办很多了,情不自禁、友谊之吻、咱们那旮沓的风俗,再不然就说自己喝酒了就会喜欢乱亲别人。只要是成年人的话就好解释多了,大人总是有这种那种的理由抛出来。

 
 

而两个中学生呢?

 
 

他当时看着自己创建的沙赞粉丝后援会,然后紧紧赖在Billy的身上,叫他承认自己是他的经纪人才肯罢休。

 
 

然后他俩同时转头想对着对方讲话,就发生了一桩意外事件。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是自己的脸被亲了下而已——家人嘛,家人之间可以这样做的,结果Billy整个人变得害羞的不行,慌乱地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

 
 

这家伙……明明有着俊俏的脸庞、一双明亮的眼睛、认真起来眼神会变得很锐利,有种不服输的气势、而且额前松散地刘海显得整个人又多了几分可爱。结果对这种事情似乎一窍不通的样子。

 
 

下面如果硬要用大人的理由来解释的话,就是擦枪走火了吧……

 
 

Freddy以为自己只会沉迷于属于“死宅”的世界里,他也曾经看过身边的同学,或是老爸老妈亲昵的样子——结果他在看着Billy涨红的脸颊和不断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时,自己,没忍住。

 
 

他就是想知道,如果所谓的对象是他的话会怎样。

 
 

所以就伸头过去轻轻堵住了他的嘴唇。

 
 

还不赖。

 
 

一般来说,接吻这件事是要情侣才会做的,不过Freddy搞不清楚他和Billy究竟算是什么了。

 
 

“……对不起,我——我就是,好奇,你知道的,青春期总是有着对性方面的恐惧,或是好奇。”

 
 

Freddy挣扎着作出解释。

 
 

是喜欢吗?

 
 

Billy在被吻之前问他接吻时会不会脸红,他觉得还好,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探索这方面比Billy有“经验”的原因。

 
 

而且Freddy觉得瞪大了眼睛,脸更红了,还说不出话的Billy,很可爱。

 
 

就是那种,人们常说的,看着自己的恋人害羞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TA,想伸手宠溺地揉揉对方的头发,这种感觉。

 
 

心里痒痒的,他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挠,总感觉心里的什么东西要生长开来了一样。

 
 

是……恋人?

 
 

不不不,自己可是中学生,中学生是只学习或是只贪玩的,哪有这么成人级的事情。

 
 

你清醒一点!!

 
 

Freddy伸手摇着晕晕乎乎的Billy。哦不,这是发烧了吧,Billy似乎被电热了一样。

 
 

……

 
 

……噼啪。

 
 

该死的电,该死的雷霆沙赞!

 
 

Freddy用尽全力大吼:“妈——我其实——吃过早餐了——!!!”

 
 

“……说啥??”

 
 

“我说——我——吃过早餐啦!!!!!!!”

 
 

“儿子说他吃过早餐了!”老爸少见地也跟着胡闹了起来,即使在楼下声音也振聋发聩一般。

 
 

谢了爸,Freddy稳住快瘫软在地的Billy,尽人类之力的带上了门。

 
 

“唔……手磨咖啡……一大早的我要喝手磨咖啡……”

 
 

刘海快触碰到了Billy眯着的眼睛上了。

 
 

都是你害的Billy,都是你!

 
 

Freddy半用力地把Billy放倒,在床上。

 
 

我要跟你打一个赌。

 
 

Freddy正视着Billy。

 
 

什……么?

 
 

Billy觉得自己浑身发软,身子很烫,迷迷糊糊间他看到了Freddy的一头卷毛。

 
 

他想起来但是没了力气,并且此时的他,肩膀被Freddy钳着,Freddy的一条腿还压在了他的一条腿上。

 
 

都是你害的……他听到有人这么说道。

 
 

然后说,我要打个赌。

 
 

Freddy的脸凑的更近了。

 
 

这个十五岁的男孩死死地盯着他,像是用尽全力不让身下的人逃跑一样。

 
 

我赌你——不会反抗。

 
 

Billy温热的酒气噗在Freddy的脸上,但是他使劲吸了一口,张嘴含住身下男孩微张的嘴唇。

 
 

噼啪,地。

 
 

原来理智之弦,是真的会断掉的啊。

 
 

身子压的更低,Freddy一手生疏地护在Billy的脑后,然后伸出舌头开始濡湿了他的嘴唇,细细地舔了一遍……

 
 

唔……哼唔……

 
 

然后尽可能地伸舌头进他的内部,碰到了他的牙齿,似乎尝到了苦涩的酒味,

 
 

另一只手摩挲着Billy光滑的脖颈,他好像仰起头想要喘气。

 
 

呼……唔……不……嗯……唔唔……

 
 

好热。

 
 

他绞尽脑汁想要回想起之前“学习”过的内容,里面的主角是怎么做的,只记得一方的舌头把另一方的腮帮子顶起来了一样,那就是要舔舐口腔了对吧——Freddy头脑涨涨地,已经没办法想到更多了,他只想紧紧地贴着Billy,他觉得衣服这种东西很碍事,人类为什么要发明衣服,就这么贴着对方难道不够舒服吗?

 
 

他觉得Billy好像把手抓在了自己的上臂,捏紧。

 
 

Freddy才发觉接吻原来是件贼累人的事情,自己的舌头在不熟悉的好几厘米开外的地方胡搅蛮缠的,好像累到的是自己啊……

 
 

但是他了眼身下的Billy。

 
 

很是难受的样子,面色变得粉红,是的,就像是“那些人”做“那些事”会出现的肤色。然后眉头紧紧地锁在了一起,眼睛闭紧,但好像还挤出了一点点的泪水,还发出了好听的声音——是的Freddy没有想错,Billy的细碎的呜呜声真的很好听,原本比他略低沉的嗓音被吊高,听起来像是小狗狗的呜咽一样。

 
 

然后因为这个奇妙的体验,Billy把背弓了起来,但不敌醉酒状态所以能做的只是和Freddy的肚皮贴的更近了而已。他们的腿也是。

 
 

舌头好酸。而且好热。

 
 

口腔里的热气越积越多,他感觉他的呼气全贡献出去,自己也快不行了。

 
 

Freddy试着把舌头抽了出来,Billy的舌尖也被带了出来,他俩的舌尖此时连着长长的银丝。

 
 

妈的……

 
 

他看着男孩无助的表情,粉红的面色,被撒下的唾液线条覆盖的下巴,以及吻到酸软发麻还不能缩回去的粉色舌尖,以及那双,被泪水沾湿的细细的眼眶。

 
 

不行了。

 
 

还要,还要更多。

 
 

我可能也是喝醉了吧,他傻傻地想到。

 
 

TBC

 

【小男孩cp】I dare you 2

【预警】
是FreddyXBilly
即小基友X沙赞

这章有小车车,请注意

PART2!
然后就是第二天了。

Freddy叼着牙刷,嘴里塞满了白色泡沫地拖着步子去开门,听老妈说今天来了个帮忙修水管的什么,志愿者?说是路上碰到了说愿意免费干活的,可疑,很可疑,家里虽然不算穷能呵护起孩子美好的七彩梦想,但是人间终归险恶,基本的防范意识还是要有的。Freddy迟疑地打开了门,看到了笑的一脸灿烂的妈妈和一个穿着红色制服的大汉。

噗——真特么搞笑,现在谁还穿着紧身衣还是特么是红

沙赞?

沙赞正一脸贱兮兮地看着自己,是的很贱。

但是有一瞬间他捕捉到了,沙赞/Billy刚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神迟疑了一下,一丝不自然闪了过去。

……

“妈,”Freddy叹了口气,“这种人直接扭送公安局就好了。”怎么保他出来再说吧,而且他好歹也能自己逃回来的,是个老手,要不然就变回去就说抓错人了。

“哦亲爱的Freddy宝贝,你怎么能没刷完牙就出来了呢,要懂礼貌,在这么绅士面前也一样。”

这是什么肥皂剧吗,沙赞/Billy笑脸盈盈地对老妈表示略带“羞涩”的感谢,但是你的眉毛要翘到天上了喂。

“你真的太过于强壮了,先生。”老妈一脸情迷地“意外”用手拍了拍沙赞的制服,或者说是凸起的胸肌。Freddy听过朋友讲过类似的剧情,只不过上门“服务”的是披萨男,之后的剧情他不想回忆了——AI换脸也不带拿自家人下手的。

“——话,话说,你叫什么名字?”老妈问着,附带秋波。

“哦,美丽的女士,鄙人做好事从来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沙za——”Freddy知道他身为经纪人要出动了,可是下一瞬间,老妈的纤纤玉指抵在沙赞的嘴唇上,作嘘声状。

“嘘——不要说出来……不要破坏了兴致。”老妈此时把身子贴的更紧了,chest to chest,cheek to cheek,她人在天堂了罢。

我知道你是个典型的中年妇女可是你也别这么??!Freddy盘算着自己究竟还有几年成年来着。

他冲进房里快速刷完牙,然后洗脸,顺便用毛巾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大清早的眼里进脏东西可不好。

“噢,美丽优雅的女士噢……”没人关心你是不是在演舞台剧ok?“请问您们家里有什么可以喝的嘛,助人为乐让我觉得口干舌燥的说。”你何不等到助人为乐完了再提要求?口渴?原来变身后还要喝水的嘛,我不知道哦吼吼吼。

还志愿者,还真是跟学生身份很搭呢(暗地一个中指)。

“只有红茶可以吗?”老妈问他。

冰箱在那边。Freddy抢答。

然后志愿者同志屁颠屁颠地走到了冰箱所在的位置,他也不想问他为什么对我们家这么熟悉了。

然后刺啦地一声,一罐啤酒被沙赞灌进肚里。

志愿者,还是说水管工还是披萨男什么的——沙赞此时跟着老妈进了客厅,Freddy丢下一句随便坐哈就当自己家然后就进房间了,他自愿退出这个舞台。

关上门,悄悄地,例行公事,然后拉上窗帘,早晨的阳光被橘色的窗帘遮挡住,整个房间里笼罩在一片深黄色之中,空气被窗帘阻挡住了大半的缘故,房间里顷刻间变得有点沉闷了。

就让肥皂剧见鬼去吧,现在是大人的时间了。

所谓青春期的萌动总是通过突然间闪过的尖刺般的有力心跳而来,Freddy知道这是一个信号。

Freddy打开电脑,荧光照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他打开了一个文件夹——里面净是一些大片肉色的图片,肥硕的大腿摆弄着各种角度,还有一些是面部特写,有迷离的眼神,有微张的嘴唇,还有那些该死的手指,对没错,手指,在任何一个区域都有着不同种类的吸引力,真他妈的该死,Freddy无声地诅咒道,这他妈的手指,还有大块的胸,还有腿,还有这些那些,以及液体。

他的脑袋变得眩晕起来,之前的提心吊胆的心情被他狠狠地踹到了角落,现在就算是外面天塌了他也不会在乎的,他只会死死地盯着屏幕直到那一刻结束。

屏幕里迷情的笑容开始变化,沙赞在对着他仰着头,他的嘴唇因为无名的快乐而情不自禁的微张着。

还有那个腿,什么时候从脂肪变成了大块的肌肉,就这样子大张着,中间狠狠地鼓起了一个大包,仿佛要叫嚣而出了一般,然后是那只大手,原本是属于肉感的手此刻化为了力量的化身,健硕的手臂随即向下,手指随即埋了进去,那人随即是感受到了痛觉一样咬着嘴唇,双眼眯起。

忍耐着什么一样,沙赞又像是在邀请着Freddy。

Freddy吓到了,他想停下来,但是他已经快到了,他不能就此停下,会破坏了接下来一天的心情的,要不然他一大早的做这种事是为什么,没办法了。

他发誓这是目前最诡异的一次“行为”了。

然后他想到了Billy,这个吃住跟他一起,如同真的兄弟一样形影不离的存在。

他现在因为有了沙赞之力,要赶快提升体力而进行体能锻炼,虽然也拽着Freddy一起,但是他有原先混混的经历体能要锻炼的更早,所以现在他是肌肉长的更快的一个,原本修长的身材现在已经包裹了一层薄薄的肌肉,虽然脸还是一样的奶的可爱。

所以,他是怎么,解决的?

还在顶点处的他被大脑操控着,将手指伸进嘴里,幻想着压在身下的人是那个少年,他细声求饶着,然后他把手指轻轻塞进他的嘴里,搅动出唾液出来。

“哇啊——没想到这位女士的儿子这么的,年幼啊,是还没断奶吗~?”

沙赞调皮的声音在他耳边爆炸开来。

“要说这‘牛奶’……还真是多呢……”

他散发着微弱的啤酒气,有些迷糊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Freddy只想跳窗逃离美国,

但他没注意到的是,此时的沙赞,或者说Billy,脸涨的通红起来。

房间门关了起来。

TBC

【小男孩cp】I dare you 1

I dare you
——
雷霆沙赞!的同人
小男孩CP!提前入股了!!
【注意】
是FreddyXBilly
即小基友X沙赞
亦或者——腹黑居家小正太X一根筋纯情小混混
我还没看傻赞所以是靠影片介绍脑补的(3月底开坑的,所以可能会有对设定不熟悉的地方请见谅)
(所以体验一下就算是变身了的小混混男孩儿还是因为零经验而被强行被压……的情节,住脑住脑)
暂定为R15吧,我不会写肉的orz
但谁知道呢——?

会出现一些美剧或是其他的名梗,增加笑点用。

(想试下沙赞的naiziplay………………)

PART1!
Freddy一进房间门就看到了倒头就睡的Billy,又一次地。

这位会变身超级英雄的超级英雄同学美其名曰为,“我的身体由钢铁浇筑,但我的心灵仍然需要睡眠之泉的灌溉”,什么有的没的,你见过蝙蝠侠打完怪以后就直接回到他的fancy house里面倒头就睡的嘛,人家肯定会在蝙蝠洞里面做好今天的总结,这场战斗打的好在哪里,不足的地方在哪,诸如此类的笔记。可是这位同志,好意思说自己是在街头生存过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好友billy自从得到了这股超级力量之后便如同被剥削的工人一样,不停地加班,好像是邪恶的各路反派故意要延长他的劳动时间一样。

Freddy觉得自己今年的生日愿望想好了,对,那就是希望那些反派别老是在黑灯瞎火的时候做事,生物钟颠倒可不是一个能提高犯罪效率的办法。

这位正义少年此时正趴在凌乱的被单上,右脚没趴稳,耷拉在了床下,袜子也没有脱下来——松松垮垮地抱着脚丫子,裤脚挤在了几公分的上方,所以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纤细的小腿。

Billy睡得很死,估计是累坏了——打击坏人的体力活外加大半夜地翻房间窗户的心灵刺激。他怀抱着枕头,侧着头,眉毛因为熟睡被自然地抬起,额发软趴趴地盖在额头上,褐色的头毛垂下来几乎要挡在眉眼的样子,让这个少年看起来很乖巧,跟街头二字完全不沾边的样子。

Freddy默默地看着Billy的睡颜,叹了口气。

今天也辛苦咯哥们儿。

随后去褪下双脚上的袜子,把双腿收进被子里,然后把被沿盖在下巴处,Billy似乎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最后他关了灯,也上床休息了。

翌日。

还是处于早春,所以空气中还是有着些许的刺痛感往众人的面上扑来,二人正并排走在放学的路上。

但是Billy感觉到的是温暖,是来自旁边这个男孩的体温。

“我说,差不多得了,我不需要什么保镖。”

“是经纪人,其实是你在保护我的,然后我负责你的一切公关活动,我不是讲过了嘛。”

“那你也不用贴着我这么近吧,别人看见了以为你是要强行怼我收保护费的……”

Billy觉得自己不是被热死就是被旁边的家伙硬是挤到人行道边缘,然后失足,最后酿成一桩家庭悲剧。

“我说,真的很挤诶——”

“那你承认我是你的经纪人吗?就像是那个谁……老妈爱看的那个电视剧的那位——”

“Eli Gold?知道了知道了,你是行了吧。可是人家Eli也没一直挨着Alicia或是Peter吧……”看来是没听进去后半段了,是就是吧,话说这家伙以后工作想做啥,不会真的是公关……

“呦西!”Freddy模仿着日本动漫里面的腔调,掏出手机出来准备经营自己的沙赞!后援会了。Billy想扶额,毕竟他是想惩奸除恶但是他还是想平衡好和日常生活的分量的,就像是其他白天打卡上班的超级英雄一样,他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学生——虽然他也知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不可能的了,毕竟是主角名台词。

“你知道你昨晚又回来晚了?”

“我错了Alicia,库克县等着我去拯救呢所以——”

Freddy的视线看了过来。

“怎,怎么了?”

他微微垂下的眉眼看起来有些郁闷的样子,可又不太像。

“没什么。”Freddy此时又看回他的后援会界面了,“你小心点。”

“我刀枪不入欸老哥~我会怕他们?”Billy仰天叉腰状。

“那你之前打塞迪斯怎么还哭了呢大英雄?”Freddy呛口道。

“Seriously dude?过去的事情过去了,我现在是更强大的我~我会保护库克县,维持正义,而且会维持我心爱的人儿,我亲爱的律师夫人。”说罢,他手臂搂在了后援会会长的肩上,刚才挨得太近的不适感早已烟消云散不知为何物了,“你说是吧Fre——”“嗯你说啥?”

随着脸庞的热度转过头,想听清Billy讲了什么,然后映入Freddy眼帘的是那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褐色刘海,因为兴奋而瞪大的眼睛,他还感觉到了的擦过脸颊的粗糙质感。

然后是这个家伙被吓到了的,僵持表情。

“啊!——我,我不是——那个——??”

“唔——”脸上的粗糙感觉被擦地一下抽走,带起了一小阵冷风。

“对,对不起Freddy,我不小心亲了你——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我不是……获得了沙赞之力的人原来还有不知道的东西吗?这个继承者此时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地想要辩解什么,光获得了肌肉结果没有口才嘛。

没,没事啦Billy,意外,一桩意外,我懂得。

Freddy笑着为男孩解围,“我们是好朋友,好兄弟,所以不会计较这些的对吧?”

“啊,嗯!说的是!真不愧是我的经纪人!”Freddy就以这场闹剧的收场而获得了他想要的头衔,皆大欢喜。

还没到家,还是在路上的二人。初雪融化了一些,行人缩着脖子走着。

“你不会脸红的吗?”Billy觉得自己像是在参加个姐妹淘一样,突然在想问的问题面前变得小女生了起来。

“什么?”

“我说,你刚刚,被那什么,嗯,亲到的时候……不会脸红的吗?”

Freddy愣愣地看着Billy。

然后他伸出脖子,亲吻了一下近在咫尺的男孩的嘴唇。

“难道你会吗?”

TBC




(既然是周更那就玩大点的好了!!!!!!!!!!)

挂下人,反正我粉少也没人看到(耸肩)还真当自己是大评论家了么自己觉得片子难看就一副【我就知道】开了上帝视角一样,可把你能的

关于ww的一点小感想(不撕逼)

人家都是漫画改编的片子了,奇幻题材的,怎么就洗白帝国主义了?不要逼太紧厚。那人家超英漫画且不都是在宣扬白人至上美帝至尊了??而且单靠武力这种事情放在ww身上很合理好吧?她一身神力加上装备加持不冲锋陷阵难道还跟着几个凡夫俗子去智取??
最后强调一下下,漫画改编的电影较真你就输了(手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