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现在小安这么好抽了吗我隔了差不多半个月又抽到了第二宝???我还是在刷完HF2上海首映会以及下屋则子的相关时我就????果然是天之杯加成吗😂😂😂😂

2宝get√冲田小姐大胜利

阿比:听说叔叔你是高难?

顺便战场之鬼跟一番队长为了争当新选组嗒!而大打出手

新选组一番队长逆职阶揍 老婆现场(doge)

就算是被称为又一个后宫向游戏的FGO,在角色多样化(2.4)和思想方面还是做的很不错的

微博上有个人说2.4御主是J姐的我真的是笑到螺旋升天,宝具是粉色⭐镜子罢了😂😂😂😂😂

【完结】【卡多安娜】控 制 6



CP:卡多安娜

大学au——

摇滚乐队主唱卡多克x学霸安娜斯塔西娅


warning:

有卡多克抹布剧情

男O女A注意

R15


一晚上一万多字直接火速肝完


8.

Someone like me can be a real nightmare, completely aware


But I'd rather be a real nightmare, than I die unaware, yeah


Someone like me can be a real nightmare, completely aware


But I'm glad to be a real nightmare, so save me your prayers


与其让你忘了我的存在,我宁愿作为你的噩梦侵蚀你的大脑。


卡多克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自己是对安娜斯塔西娅着魔了吗,他反复问着自己。


像是答谢使用了卫生间一样,等他回来,发现桌上的文件已经规规矩矩地躺在桌上了。


书包里的信封也不见了,不知道丢哪去了。


安娜斯塔西娅……


那天晚上她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任性地印记他仍然没能洗刷掉,他觉得以往约人“例行工作”也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反正就算是约完,自己也没太多的满足感便是了。


但是这个女孩,那天晚上却把他百分之一百的精神全部吸引了过去,感觉很危险,他觉得她下一秒就要从背后掏出刀子捅进他的胸膛或是腰腹——但他未能及时阻止。


他的心怦怦直跳,他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被刀捅什么的,我会因此流多少血呢。


连帕茨西都吐槽说,最近的卡多克,总喜欢用手指戳着自己胸前的肋骨。


如同梦醒了一般,安娜斯塔西娅,最近都是缺勤的。


他听说拉斯普京最近被保释了出来,他去问问看,看他知不知道有关于她的消息。


白天的“雅嘎”显得像是废弃大楼里的门厅一样破旧不堪,但到了夜晚便是另外一幅景色。


卡多克无暇等到晚上,他知道拉斯普京白天就会去“雅嘎”开始工作。


等到他走进去后才发现原来他常来的地方是多么的,空旷。


不怎么新的桌子排好,但彼此之间仍可以容纳两三个人的空隙,窗帘被拉开,惨白的光芒勉强照亮了整个大厅。


“你就这么心急要来‘玩’吗,卡多克。”


拉斯普京什么时候能做出点有事出乎他预料的反应就好了,卡多克心想。


如果不是各种酒瓶摆在他身后的大型酒柜,卡多克凭借他的装束真的以为他自己是要来忏悔的。


“你被谁保释出来的?”


卡多克觉得自己没必要那么心急问安娜斯塔西娅的下落,哪怕他的内心的真实想法要冲出胸膛了。


“这就与你无关了,孩子,总之就是需要付出点‘代价’我才能明哲保身的,做这行的都这样。”


“……”


“你本不应该来的,这里被警局的人盯上了很久。”


“我知道,可与我无关。”卡多克是这里的常客,他知道点“东西”。


“你不打听我与这间‘雅嘎’怎么样,我也就不问你为什么要问人家那位罗曼诺夫千金的资料。”


“看来你是为罗曼诺夫一家子工作的嘛。”卡多克摆出一副玩音乐的常有桀骜不驯的表情。“小孩子总是这么活力四射呢,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神父”嗤笑着。


“那你知道那位千金,现在在哪吗?”


“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就凭我觉得你是为罗曼诺夫做事的。”


“我为很多人做事。”


这迷魂阵摆的,卡多克死心了,他不是什么热血少年,非要一通嘴炮打败对手的类型。


他转身要走的时候踢到了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


他知道这个,是安娜斯塔西娅身上的,不,是她送给那些女生的。


卡多克觉得这里的空气要冻住了一样。


究竟是那些女生,还是安娜斯塔西娅她本人在这里?


“这里的客人老喜欢丢三落四的呢。”拉斯普京无动于衷地站在原地,就眼睁睁看着这个镶着碎钻一样的小小饰品被踢到了暗处。


“你把安娜斯塔西娅……怎么了……”


“什么?”


卡多克咬紧牙关,他知道以自己的性格是不会管这种事的。


但他还是转过身,满脸愤怒地对着面前的高大男人。


“这东西……是安娜斯塔西娅·罗曼诺夫的,她在这里,对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她在这里吗,卡多克?”


他在笑。


没错,拉斯普京,在笑。


这个混蛋——


脑袋里灌满了全身提供的血液,他没办法思考更多,跑向了包厢的位置。


没有。


洗手间,也没有。


只能调头面对着那个混蛋男人了——他居然没有想过要拦着卡多克,只是静静地看着男孩的举动。


“你知道吗,我认识一对父子,也是跟你一样是急性子……”


“去你的——”


他走到了某个地方,看到了女孩的如瀑长发。


女孩正平静地看着他,正如以往的任何时候一样。


“卡多克,你好。”


她清澈但深不见底的眼眸让卡多克着迷,他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你……你在这里干嘛?”


“我是来玩儿的啊,跟卡多克同学你一样。”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卡多克君你在这里显得更加开心呢。”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卡多克被这脱线的回答搞糊涂了,他有些无力地往后踉跄了几步。突然瞪大了眼睛,安娜斯塔西娅碰巧坐在了他被抓的那天晚上在的位子……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巧……


安娜斯塔西娅正静静地坐在他坐过的位子上。


她有在一直关注着自己吗。


跟他几乎一样发色的长发,他明明没看到安娜斯塔西娅那天晚上有来过啊,再怎么样那天认识她的女伴肯定也能认出她来的,还有帕茨西——


……她在说谎


她,根本没来“雅嘎”。


“为什么……这个位子明明……”


“我不喜欢这个位子,下次挑的时候记得注意点,这里的沙发不怎么舒服。”


“为什么你会知道啊啊啊啊——”


卡多克觉得自己的力气要被抽光了,就跟那天晚上一样。


但他又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会因此而流血吗?


安娜斯塔西娅优雅地站起来,像是要和卡多克共舞一曲一样,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踮起脚尖轻轻地抱紧他。


一切会没事的。


我保证。


她以认真的眼神直视着面前的男孩。


随即拿起手机,


“对,没错,卡多克就在这里,请进来吧。”


卡多克不解地看回她,“你在做什么——?”


“警方取消了你的保释,你得回去待一段时间了,卡多克。”


大门碰地一声打开,大厅变得光亮了许多。


“那边的不许动——保释取消,你得跟我们回去了。”


“……我,我不明白……”


这就是他期待的东西吗,卡多克问着自己。


同时他又觉得这个大厅里似乎不知他们几个,还有别的什么人从一开始就在这里一样。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那位“女猎人”阿塔警官给拽走了。


“女猎手”好像看了安娜斯塔西娅一眼,安娜斯塔西娅也会看着她。


站在酒柜旁的拉斯普京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甚至还不识好歹地对到场的警察说了声“辛苦了”。


卡多克觉得自己被拽进了一个危险的漩涡之中,这个漩涡的中心叫做安娜斯塔西娅。


我是……来做什么的……


她……究竟是谁……为什么她对我的事情,如此之了解。


安娜斯塔西娅是谁……


卡多克觉得自己的灵魂正挣脱肉体的束缚,要往前飞向安娜斯塔西娅,可是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跟着这位警官小姐你会很安全的——因为在安娜紧紧抱着卡多克的时候,她耳语道。


我不明白,卡多克还想追问,就被赶来的“女猎人”警官给拖走了。直到被拖出“雅嘎”门口,他一直看着女孩本就单薄的身影越变越小。


那头如雪色一般的银色长发披散而下,黑色的大门无情地阻挡了卡多克最后的视野。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沉闷的枪响。


THE END


【卡多安娜】【大学au】控 制 5



CP:卡多安娜

大学au——

摇滚乐队主唱卡多克x学霸安娜斯塔西娅


warning:

有卡多克抹布剧情

男O女A注意

R15


这集皇女视角回忆杀,

狂化皇女出没注意


I'm no sweet dream, but I'm a hell of a night


That I'm no sweet dream, but I'm a hell of a night


No, I won't smile, but I'll show you my teeth


And I'ma let you speak if you just let me breathe


7.

伊凡财团的人觉得安娜斯塔西娅是个完美的接班人夫人,但除了有一点,她有些刁蛮任性的小性格,比方说,喜欢摇滚乐。


就算不是交响乐,听听怀旧金曲也是不错的选择啊。妈妈曾经劝过她,但是安娜斯塔西娅觉得还是摇滚乐让她能“放松心情”,妈妈也就由着她有了这个略显奇怪的小小爱好。


顺带一提,她家是做电子产业的,最近在研究微型窃听器。


做这种东西的人难免会被灰黑道的人盯上,以及大财团的大佬们——比如伊凡财团。


被称为“雷帝”的董事长在安娜还未出生前就与罗曼诺夫家定了娃娃亲,安娜对这道枷锁感到由衷的厌恶。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听着家里人的安排,学会做一个乖乖女,然后偷偷听着自己喜欢的摇滚乐。


随后她考上了这所大学,见到了风云乐队以及风云人物本人。


他在台上的嘶吼不像是其他人的,他的那种感情,更像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关自己事的那样,仅仅只是把“激情”传递给台下的观众,产生的效果一概不管,他的灵魂仿佛出窍了一样,只留下了会张嘴发出声音的肉体在上面。


她看着这个人,他只是把自己的生命无情地燃烧着,产生了多大的烟尘不管他的事,他只是如同冰冷的火焰“燃烧”着。


她更加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无价值”的了,自己连放声嘶吼都做不到。


她也发现了这个人的手机密码是何其的简单。


真是蠢啊,她轻轻推了下细边的眼镜,默默地看着在储物柜旁和同学聊天的他。


到了那天晚上,她又去看了卡多克乐队的表演。


但在这之前,她先去了一趟化妆间。这头银发哪怕再怎么惹眼,在这种场合只是作为一种早就没人用的个性打扮罢了,所以没人注意到她。


她拿起了他的手机,翻来覆去端详着上面布着几条细细地玻璃碎纹。


话说,今天有一首新出的歌我很喜欢哦,所以,我也要你听到,你一定会喜欢的。


她输入密码,点开音乐软件,将这首新歌的广告页面停留在上面,随即走开,任由手机屏幕自己熄灭。


她拿出耳塞,与世隔绝了。


女性的嘶吼声和低声喃喃在她的耳朵里交织着,她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啊。


I, I keep a record of the wreckage of my life


I gotta recognize the weapon in my mind


凭借着身形瘦小的优势,她钻进了人群中,来到了他的正下方。


她不想听那个贝斯手的演奏声,她把声音开到了最大,她对此乐在其中。


他来了,啊,他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听了那首歌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哦。


她觉得自己如同冰封的脸快支撑不住,要裂开笑容了。


常年如同生活在永久冰河世纪里的她,冠以历史上悲剧皇女的名字,被人牵扯到了如今。


但是她感受到了,那股火焰,他散发出来的冰冷的火焰,她接收到了,她不会再放手了。


她走在空无一人的,夜晚的教学楼走廊上,把信封塞进了“信箱”里。他一定会收到的。


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卡多克


一旦是我认定的东西,我是不会放手的哦。


初次见面后的课间,她给了那些对她使眼色的女生一点“薄礼”。


好看的饰品配好看的人,她训练有素的微笑显然打动了那些女生,她们甚至对刚才的举动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愿窃听器能管用,让我听得到卡多克的声音。她心里想着。


另一方面,她也要与伊凡财团的人见面了。


“雷帝”的公子很中意她,妈妈说,我们别无他法,被伊凡的人盯上我们只能顺从。


会有的,安娜斯塔西娅心想。


会有的,她查出卡多克常去的“雅嘎”是个黑白混杂的地带。以及那个名为拉斯普京的男人。


“你个小姑娘,不如多听听家里人的话,晚上来这种地方可不好哦。”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


她冰一样的眼神对上漠视一切的男人。


“跟我们家合作,我会给你想要的。”


“我要的不过是‘雷帝’能千秋万代,伊凡蒸蒸日上罢了。”


“作为罗曼诺夫家的人,我知道你是谁。”


“那你也应该清楚要来这种地方玩儿,你也应该要伊凡家的公子陪同才行。”


“不如做个‘污点证人’怎样。”


“……”


“我碰巧也打听到了一个人,我想知道有关他的情报。”


卡多克是个不缺“伴”的人,但是他心里的空缺,似水温柔还不够,要膨胀成数倍的冰才有可能填满啊。


所以当她看到卡多克也在调查她的时候,她知道她今天的所作所为是对的。


可要拴紧了才行。


她也知道卡多克是没胆子蹚浑水的。


所以也就只有身为污点证人的拉斯普京才能推动发展了。


'Cause kindness is weakness, or worse, your complacent


I could play nice or I could be a bully


那个焦灼难耐的晚上,伊凡“雷帝”居然亲自找上了门来。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小妞。”他粗暴地拽住未来准儿媳妇的手腕,“在我的地盘你还想搞‘谁是卧底’是吧,嗯?”


“请放开,董事长先生。”安娜斯塔西娅吃痛使不上力,但也没有变化太大声线地说道。


“你们罗曼诺夫搞出那些东西不被人灭了才怪,我们伊凡财团是看重你们的实力才想这样子合作的,只有我们才能罩你们,你们还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家的事情,先生。”妈妈告诉她,如果有人要问起家里的工作,她一概回答不知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


“安娜斯塔西娅!”


她抬起头,看到了银白的光芒,像是头戴银质头盔的骑士向他奔来,他挥手,“雷帝”闷哼了一声。


她愣愣地看着这不到十秒钟发生的光景。


“卡多……克”


她呢喃出她用力记住了的三个音节。


她好羡慕卡多克,真的。


羡慕的不能让他离开她自己。


“给我记住,罗曼诺夫——”健壮的男子唾骂了一声,跑走了。


安娜斯塔西娅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能配得上卡多克,卡多克也只能拥有她。


【开童车】【安娜攻】【卡多安娜】控 制 4

CP:卡多安娜

大学au——

摇滚乐队主唱卡多克x学霸安娜斯塔西娅


warning:

有卡多克抹布剧情

男O女A注意

R15


这集有安娜卡多船戏注意


Lettin' a man tell me what I should do in my bed


Keep my exes in check in my basement


6.

演出还是一如既往的狂热。


但不同于以往的一点是,拉斯普京被抓了。


卡多克没觉得有多不可思议,只觉得时候到了罢。


在结束后他打算去洗手间一趟,途中看到有个长相彪悍的雄壮男子正拉扯着安娜斯塔西娅。


在那个男人回过神时,他已经被钝器打击了一下,“安娜斯塔西娅!”他听到有个男孩在大喊着女孩的名字。


卡多克拿着不知道哪里拿来的长条形玻璃管,沾上了面前男子的血。


“卡多克君?!”安娜斯塔西娅显然没料到是卡多克的所作所为,她瞪大了双眼看着男孩。


“你想对这个女孩做什么?”卡多克还处在表演的肾上腺素满溢中,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了至高力量了一样。


“关你屁事小鬼。”但是男人没有回击,骂骂咧咧地走了。


安娜斯塔西娅还是愣愣地看着卡多克。


“你……没事吧?”


“这是我的台词啊大小姐。”


他们两个并肩走在了夜晚的校道上,初夏的空气闷热异常。


“我送你回宿舍吧卡多克君。”


“这是什么性转剧情啊喂,安娜斯塔西娅……喂,我可以叫你安娜斯塔西娅吗——”


“这本来就是我的名字啊,你当然可以叫了。”


卡多克一时不知道吐槽点在哪了。


他俩就这么走回到了卡多克自己的卧室——反正有女生上来很正常,有乖乖女上来“体验”也有过。


“这里……不像是学生宿舍的样子呢。”


“哼,那你觉得像什么啊大小姐?”卡多克嘲讽地反击道。


“我觉得卡多克君想的跟我一样哦。”安娜斯塔西娅冷静地接招了。


“唔。”卡多克吃瘪。但是她好像没有就此放过的意思:“是什么呢?卡多克君?”


“我……你问我……我不知道……”看着她略带微笑的深情,卡多克脸红了,然后别过脸去,脑子里闪过了各种有他参与或是没有他的画面。


“卡多克君比我想象中要有趣很多倍呢。”


“吵死了——”


卡多克在安娜身后打开了灯,桌上还没收拾好的关于面前女孩的资料还散落在那里。


安娜斯塔西娅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我……我不是!”卡多克连忙上前,安娜还无表情起伏地看着他。


“这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是哪样?”


“……诶?”


女孩贴近了男孩的身体,走过校道时散发的汗水和热量此时在两人的身上要紧贴在了一起。


“是……什么样呢?卡多克君。”


“什么——?”


安娜斯塔西娅向前,卡多克倒退,缓缓地进行着。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生气?我会发火?”


卡多克被订死在了安娜斯塔西娅的眼眸里,他完全没发觉细瘦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不是觉得,我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她把他推到在了床上。


安娜斯塔西娅温热的呼吸与卡多克的交融。她银色的发丝如冬天里的小河一样垂下,似乎要与卡多克的银灰色头发融为一体。


“是不是觉得,你面前的这个女人,你对她百般好奇?”少女将朱唇凑到卡多克的耳边,“想知道她究竟是谁。”


“不要……”卡多克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


“真糟糕啊,你这种眼神。”安娜斯塔西娅的眼睛凌冽了起来。


她将细长的手指戳到卡多克的胸口,常年不怎么好好吃饭的他肋骨突出,被女孩反复摸索着骨骼的排列。然后她缓缓向下,卡多克觉得自己动弹不了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安娜斯塔西娅欺压在她的上面,单凭手指侵犯着他的身体。


向下,向下,已经和别人做过很多次了,卡多克由惊叫转为了细碎的呻吟。


“不……要……你这……安娜啊啊……不要……”


安娜斯塔西娅的另一只手,冰凉的指尖抚摸着身下男孩的脸颊。


女孩凑近,鼻尖碰着鼻尖,她细细品味着卡多克的眼神变化。


“要哭了吗,卡多克?”


她在他的几近无光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将一小口热气送进卡多克张开的嘴里后,起了身。


“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我想稍微清理一下。”


“!!”卡多克死死咬住嘴唇,含着泪跑了出去。


他看不清安娜斯塔西娅的表情,他也不想看到了。


安娜斯塔西娅帮忙整理好她的“资料”,然后取走了卡多克书包里的那个浅蓝色信封,便离开了。


在校道上,她发了条信息——


不是他,请继续审问拉斯普京。


发送给了名为“雅嘎”的收件人。


【卡多安娜】【大学au】控 制 3

CP:卡多安娜

大学au——

摇滚乐队主唱卡多克x学霸安娜斯塔西娅


warning:

有卡多克抹布剧情

男O女A注意

R15


Stared in the mirror and punched it to shatters


Collected the pieces and picked out a dagger


I've pinched my skin in between my two fingers


And wished I could cut some parts off with some scissors


4.

最后,因为“雅嘎”的头头(人称列斯普京)跟警局通了关系的缘故,卡多克被保释了出来。


我也是要做生意的,所以跟警局有关系也正常。卡多克懒得管列斯普京究竟是做哪些行当的。


我会盯着你的,小鬼头。“女猎人”警官恶狠狠地盯着卡多克走出警局。


卡多克没说什么,他觉得他对安娜斯塔西娅愈发的感兴趣起来。


“你不是对这个小妞不感兴趣的嘛——”帕茨西取笑他。


“我反悔了。”卡多克的回答还是那么言简意赅。


我也想像你一样子,去玩。


大小姐的想法怎么这么的幼稚……卡多克撇了撇嘴。


被好几个男人压在床上的感觉你也想试一下嘛?


卡多克随即觉得心里多出了个大洞,整的他有点失魂落魄的,他知道这是个征兆,便拿出手机点开了某个app。


当晚,被舌头和那里快速的动作整的头晕目眩的时候,他眼神涣散地直勾勾地盯着头顶上的白炽灯,以及自己被汗水贴着额头的灰白色刘海,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雪白色的,连面前大汗淋漓持续进攻的人也是,卡多克觉得自己被点燃了,他狠狠地抓住那个人的脖颈,将吻用力地顶了上去,额发纠缠在了一起。


他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翌日。


“你问这个做什么?”


拉斯普京与其说是酒保,倒不如说穿的跟个神父一样,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关于安娜斯塔西娅的资料,你尽管找就是了,钱和目的你都别管。”


“钱?呵呵。”“神父”笑了出来,“你一场表演能拿到的酬劳有多少?你的那群粉丝还都是小屁孩不是吗?况且,还是我给你保出来的,你应该感到愉悦才是。”


“愉悦。”卡多克对他的腔调嗤之以鼻。


“你倒是能给我另外的东西。”


“什么?”


“你每场表演的门票。你只有这种东西是给的出手的不是吗?”


“……”


我还以为是什么。


不过确实,我只有这种东西给的出手了。


而且小小的表演门票换黑市都未必能买到的情报,已经是血赚了。


5.

卡多克之所以爱去“雅嘎”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其实挺中意这个老板的做事风格的,快准狠。


他捧着用一整袋文件袋装着的文件细细读了起来,电脑显示的是各类有关伊凡财团,罗曼诺夫家族的各类花边新闻,唯独没有安娜斯塔西娅自己的——她不玩社交平台,她的几个姐姐都玩,除了她。


拉斯普京做事讲究公平交易,想必这种价值明显不对等的交易是有他的一番用意吧。


“卡多克,快点下楼跟我们排练!!都拖了好几次了!”


“就来。”卡多克有一点不舍地丢下文件,漫不经心地关上房间门走了。


磨合了几首曲子之后,卡多克才发现自己走的匆忙没带水过来。他觉得自己管不住要间接接吻的心情了。


“啊,谢谢。”胳膊肘被人碰了碰,有人递了瓶水过来,卡多克还在低头看着歌词本,头也不抬地道了谢就接过了水。


等喝完一口想看看是谁拿来的时候,他发现那人已经走远了。


还挺及时的,是一直守在练习室外面的狂热粉丝吗,还是上次的谁。


下一场排练要开始了,他把歌词本收进身旁的背包里,连同上次那个信封一起。


排练完之后乐队各位收拾了东西走人,卡多克说他想上下厕所。等回来时,他看见安娜斯塔西娅正在练习室里肆意地扭动着身躯,像是在跳什么舞,又不像是在跳舞,像是在抽搐一样,随着《nightmare》舞动着娇小的身躯。


卡多克觉得自己好像很了解安娜斯塔西娅了,他用一片片情报碎片拼凑出的人形就在他的面前,可是这位少女像个疯人院跑出来的病人一样随着摇滚乐而疯狂舞动着。


他觉得自己看呆了,他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少女癫狂的“舞姿”,少女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种像是原始部落祈求生命降生的仪式正在他的面前上演。


跟卡多克不一样,少女正在“活”着。


歌曲停止,安娜斯塔西娅也随之停了下来,裸露出来的白皙的手臂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汗水,闪烁着。


“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她还是老样子,断断续续地讲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喘气。


“你怎么……”


“我是来看你的,卡多克君。”少女微笑的神色打开。


“听说你有乐队的排练,我就想着要不要过来看一下,看一下你。”


“啧……”不同于以往的粉丝袭击,这种场面外加是安娜斯塔西娅的缘故让卡多克感到一阵恶寒。


“……不要再露出这种表情了,我不喜欢你这样。”


“你以为你是谁啊。”卡多克不满地啧了一声。


“倔强,憎恶,怎样都好,这样子的卡多克我也喜欢哦。”


莫名其妙。


“我想着,在‘雅嘎’也好,在你的乐队也好,卡多克君似乎比在学校更开心呢。”


“搞得好像你看得出来一样……”


“下一场表演,我会去看哦。请加油。”


“来不来关我鸟事。”


“又来了……”安娜斯塔西娅皱起眉头像是要冻结整间练习室一样。“算了,就当做是多了解卡多克君你吧,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见面的呢。”


“什么鬼啊……”


卡多克后悔起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只晓得自说自话的女人感兴趣。而且知道了再多的豪门恩怨也跟他这个无名小卒没关系的吧。


“卡多克君很受欢迎呢。我喜欢哦。”


“那么再见……回见了,卡多克君。”


又来了,每次都是她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然后又自己先跑了。


这次她也戴了那个胸针呢,卡多克注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