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完结】【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8
Porcelain——Red Hot Chili Peppers

~Little lune
All day

迈尔斯从没觉得他可以在这种场合使热血上脑,他觉得晕乎乎的,不过去他的,又不是喝了假酒。
暗影蜘蛛侠大力搭过摇摇缓缓的迈尔斯的肩,大声称赞他的表演;虽然准备室没有放歌但潘妮一直又蹦又跳的,见到迈尔斯便直接扑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蜘猪侠先生表示已经发挥了记者的优势录好了像,随时可以回味。
等,等等……他呢?
谁?PBP?
是啊,你们谁看到他今晚来了没?
不知道诶,你是邀请了他来吗迈尔斯?
迈尔斯觉得世界还在旋转,肾上腺素在最后阶段冲刺着,他听不清伙伴们在讲啥了。
我需要去吹吹风——被这个脑内对话框占据了思想,他撒开腿直往礼堂外冲。
他喜欢在夜晚吹着凉爽的风,今晚尤其需要这个来降温,不然就真的要烧糊涂了吧。
一丝尼古丁的气味钻进了他的鼻孔里。
彼得·B·来了也不说一声·帕克正靠在他的小面包车边上,像是任何一位在后门等着自家孩子过来的家长一样用烟草打发着时间。
不同的是这一位对那个男孩的并不是那种家长的感情就对了。
迈尔斯默默地靠在彼得的身旁,腰背紧贴着支撑物,下半身放松了下来。
“唱得不错。”
“整个晚上你就想说这几个字?”迈尔斯觉得自己要显得成熟一些,首先就是要像成年人一样用略带轻浮地语气问问题,如果能加上挑眉那就更好了(可惜他忘了)。
“嗯?”彼得摁灭了烟头,朝着反方向呼出最后一口烟气,转过头看着比他矮了不少个头的男孩。
“我,我是说,”突然被对视了的迈尔斯被吓的低下了眼睛,“那是说唱啦,不是你认为的唱歌——”
彼得的大手摁在迈尔斯的头毛上,揉了又揉。
“总之就是,你做的不错,我很喜欢。”
“啊,嗯,谢谢,你喜欢,就好。”
没穿校服的迈尔斯跟彼得并排靠在面包车上面,看起来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所中学一样,一个街头风一个颓废大叔,倒像是某两位路过的不良。
黑色的天空,旁边球场亮的刺眼的一颗颗灯光,以及一缕飘散了的烟。
迈尔斯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在台上肾上腺素飙升地告白已经没有使用机会了,他只剩下一丁点的肾上腺素和即将坠入深渊的疲软身体。倒是彼得发了话:
“啊啊,这么站着也蛮无聊的,我想听首歌你不介意吧?”
“……”
“那就是不介意的意思咯。”
他打开音乐播放器,不是随机播放,而是亲自调出了一首《Porcelain》。
与刚才热情的曲风不同,这个鼓点显得舒缓的许多,更像是睡前会听的歌,音质被故意做旧了一样,仿佛是漫长的路途中,从老旧的车载音响里传出来的催眠之声,眼前的灯光也随之要涣散了一样。
~Porcelain
Are you wasting away in your skin
Are you missing the love of your kin
Drifting and floating and fading away

男声如同讲着睡前故事一样,抚平了迈尔斯差点崩溃的情绪。

~Do you smell like a girl when you smile

Can you bear not to share with your child

Drifting and floating and fading away

迈尔斯被缓缓拉近了这首梦呓般的小小漩涡里。
~Little lune

All day

Little lune

“跳支舞吧,我们。”
“什么?”
“这首歌很短的,我们赶紧。”
“欸?”
迈尔斯真的轻轻摇摆了起来,在两辆车不宽的间隙里,彼得搂住男孩的后背,轻轻地让他踮起脚尖,男孩被催眠了一样随之也环着男人的背。他们就这么,随着手机里放出的歌,像是一只熊抱着另一只小熊站着一样,笨拙地起舞。

~Porcelain

Do you carry the moon in your womb

Someone said that youe fading too soon

Drifting and floating and fading away

Porcelain

两辆车都沉默着反射着这两个人缓缓摆动的身躯,不过并没有映照出他们的表情。

~Are you wasting away in your skin

如果他俩身高差不多的话,这么怀抱着,一定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此时有多么的强烈。

Are you missing the love of your kin

迈尔斯尽着最后的力气踮起脚尖。

Nodding and melting and fading away

彼得尽可能地低下了头,靠近不断接近着的迈尔斯的眼睛,看着他瞳孔里的沉醉深夜。

Little lune

All day

迈尔斯缓缓地闭上眼,他模糊了映照着彼得坚毅目光的视线。

下次一定要好好教这个臭小子怎么接吻,彼得心想。
以及他的脸好烫。

Little lune...

可能是我生病了吧。

迈尔斯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烟草的油腻味道,但这次就先放过他一马。

One Dance, that never fade away.

THE END,

后面发生了点啥——
彼得将迈尔斯扑倒在后座,
“我想奖励点你什么,是什么呢~?”
“不带这样子的猥琐大叔啊啊啊啊——”迈尔斯死命摇着脑袋以表抗议,双臂被钳住并强行举过了头顶,双腿尽力蹬了又蹬。“而且大人都是要抽烟的吗,好臭好臭!!”
彼得听完便全身压在迈尔斯瘦小的身体上,头埋进他的脖颈里,“唔呵呵呵呵——我劝你你还是乘早习惯的好——”“小孩子嘛你?!”
“你还不是一样喜欢上了一个死大叔?!”
“我我我我才不是呢!!我是被你劫持了!!劫持!”
迈尔斯不自觉地将修长的双腿紧贴着彼得的身体两侧。
看来后面要教给迈尔斯的东西还有很多呢,彼得心想。

(这首porcelain真的很好听,很柔的一首,顺便强推我老公Miguel翻唱的版本!!更更更温柔的一版!!!)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7
The Distance——Mariah Carey / Ty Dolla $ign

男主角还没有出场,倒是跑出来了几个校啦啦队的美少女们。
~S-P-I-R-I-T, it's great to see
We got it, the spirit. Hey, hey, let's hear it
她们充满活力地喊声,仿佛下一秒就是什么比赛的下半场。
身后乐队过电的伴奏声响起——
~Ain't nobody stopping us
What we have is dangerous
Left they opinions in the dust
Said can't nobody **** with us
真没想到格温还能唱出这么成熟的低音,她唱出的第一句就让观众们吸引在她制造的怀旧版迷情漩涡里——据说是她向某位尚在12岁的乐坛女王学的。
男主角还是没出来。
~Said we couldn't go the distance, yeah
Look at us, we're going the distance
They just wanna be us
They don't wanna see us
Going the distance

像是一只蝴蝶飞过一样,耳边响起了一阵从左到右的晶晶亮的声效。

~For life, for life, la di da
Said we couldn't go the distance

格温接着唱出柔情与低沉兼备的歌声。

~For life, for life, la di da
Look at us, we're going the distance

迈尔斯随之走了出来,穿着属于他自己风格的街头风服装。
忍着心跳,他对着话筒——
~We've been goin' all the way (ay)
For the longest (ooh yeah)
We're too strong (too strong)
We're too silent (ooh yeah)

“自己适合的风格”——对于要符合格温的想法,又要适合迈尔斯的节奏来说,这种RNB风格的“说‘唱’”莫过于是两全其美的风格了。

~They can't stop it now
We in Prada now (ooh)

迈尔斯感觉自己不是在礼堂而是还在卧室里,戴着耳机听着自己喜欢的歌,然后跟着哼出来一样——虽然是很大声的“哼”出来——

~**** all their comments (their comments)
They be so toxic (they be so toxic)
We be kissing in public
You like it, I love it
You with it, I'm with it

We going the distance

格温随之跟上了一句高音,接替迈尔斯完成了剩下的歌唱。
~They said we couldn't go the distance
For life, for life, la di da (ooh yeah)
Look at us, we're going the distance

啦啦队队员从另一侧又跑了上来,重复了一遍刚才的歌词,随即下场,比赛结束。
迈尔斯的腿已经软到没知觉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位的,反正就是跟着他所看了N遍的吉米秀里面TD$的样子照葫芦画瓢了一番罢了——
最终还是完成了,可喜可贺。

过了一秒钟,他便淹没在了一片欢呼声中。
当然,在台上的他也没注意到某个中年大叔在隔绝了小年轻势力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一切,脸上是缩不回去了的笑容。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6
Make Me Feel——Janelle Monáe

“Let's punk tonight!各位!”
天时地利,人和。
就是今晚了。
乐队领队格温·史黛西要在今晚大杀四方,
当然,也要让那小子站在台上,习惯了黑暗中前行,他值得享受更闪耀的时刻。
——当然别以为老娘不知道迈尔斯你有心上人这件事,所以也就不是单纯地想找一个男主唱和我搭档啦~

迈尔斯的家教显然是真的很棒,警察爸爸教他坚强、不逃避责任、以及不能犯罪和说谎;护士妈妈告诉他要善待周围的人、细心、以及要听听自己的内心的想法,知道自己为之努力的目标在哪。
所以我们的迈尔斯同学一不怎么会掩饰自己的内心——没准他应该学习下怎么掩盖住他看向某人的神情变化,可能得等到他变成了个混迹风月场所的情场老手的那一天才行吧,促成质变的前提是一部分一部分堆积起来的量变……

虽然某位主唱的唱功一时半会还提升不了,但是凭着常人没有的蜘蛛直觉,像是复习完写考卷那样记得什么就倒什么出来就行——多亏了格温强行让迈尔斯每天没事就循环听他要唱的那首歌,临考复习真的太重要了。
像是油漆泼在了教学楼的里里外外一样,整座大楼盖在了一片夜色之中。
今年的校庆被少男少女们期待了许久,他们涌至礼堂之中,迪斯科的球形灯飞出艳丽的亮片,DJ招呼着现场的各位随着各式的音乐释放自己在课堂上绷紧已久的细胞。
主唱·格温在后台看了眼外面,说:“放松。”
主唱·迈尔斯看了眼格温,说:“松弛。”
助阵·潘妮看了眼迈尔斯,说:“吃饭。”
助阵·暗影蜘蛛侠看了眼各位,说:“这不是词语接龙,各位。”
“我就是不想让大家紧张嘛。”
“说的就是你,迈尔斯。”
同样名为彼得·帕克的暗影蜘蛛侠先生走上前去,用自带鼓风机效果的披风为迈尔斯扇风。
“你知道我是怎么解决战斗的吗,迈尔斯?”
“啥?”这是个猜谜吗。
“我大杀四方(Kill it)”
“哈,哈,很棒的冷笑话,我都要打冷颤了。”
“怪不得你要不停地抖脚,”暗影蜘蛛侠无奈地看着头低到像是脖子折断了一样的迈尔斯,“顺便你的鞋带开了。”
迈尔斯这次系鞋带比平时多了几秒钟,才不是因为手没力气了,才不是因为心脏跳得太厉害搞得手没血供应了,嗯。
“嘛……说是kill it也行说是slay翻全场也行,总之我们今天注定就是要大放异彩的了。”主唱格温显然就是富有出场经验的,在她眼里,要么就加以练习不搞砸,要么就在搞砸之前赶紧临场应变就行。
噢,顺便一提,她会先solo上一首暖场后主菜再上,是熟是糊待会儿见分晓。
“待会儿见啦各位,还有,迈尔斯。”格温背对着大家走出准备室,伸手挥了挥以表道别,同时回头撩了眼还在坐着的迈尔斯,嘴角露出一股弧度。

礼堂暗了下来,只剩下几处紧急出口的微弱灯光,观众自觉地将视线投在了表演舞台上,少女的剪影显现出来。
她拿着在微弱萤火中都能反射出绚丽光彩的贴满亮片的电吉他,嘴唇吐出一团粉色的魅惑之火:
“准备好搞砸一切了吗~?”
嘭!如同厚重的红幕布被猛地拉开,或者说,被炸开了一般,
~Baby don't make me spell it out for you
聚光灯猛地打开,在格温的头上炸出了几处耀眼的光束,
~All of the feelings that I've got for you
她手里的电吉他吐出了更闪的,如锋芒般的一片片光芒。
~Can't be explained, but I can try for you
Yeah, baby, don't make me spell it out for you
师生们平时不得不因为学业和校规而掩藏住自己的热情,但在今晚,他们的眼睛里都不约而同地随着这场表演,绽出各式各样的光彩。
~It's like I'm powerful with a little bit of tender
An emotional, sexual bender
Mess me up, yeah, but no one does it better
There's nothing better
——That's just the way you make me feel
在场的各位都蹦了起来,尽情地扭动着自己的肢体。
~You got me right here in your jean pocket (right now)
Laying your body on a shag carpet
You know I love it so please don't stop it
……电吉他的节奏越来越快,更加有力地撩拨着迈尔斯的心弦。
他的脸烧得厉害,这次是因为被气氛带起来的兴奋。
~So good, so good, so ****ing real
(So good, so good, yeah)
——That's just the way you make me feel
现场气氛随之被抬向了第一波峰点。

少女的金色短发随着她的仰头动作被甩上,随之飞出了几滴晶莹的汗珠。
“You guys feeling good?!”
“Hell Yeah————!!!”
这一刻,没有所谓的愿景中学校规,没有所谓的精英,有的只是一群年轻的心跳在此起彼伏地奔腾着。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5
With You——Mariah Carey

迈尔斯决定自己不能再像个小男生一样扭扭捏捏了——虽然他就是。
强行忍住跑了一大段路的砰砰心跳后,他按亮手机屏幕。
“艾伦叔叔……”
“怎么了孩子?你听起来不是很高兴。”
迈尔斯不晓得自己该不该在这方面的问题上哭出来,但是那个人对他来说是真的有点太遥不可及了点。
“我邀请了一个人去看我的表,表演,可是我还是怕搞砸了。”
如果是唱K那种几个熟人在场的环境还好说点,可这个是校庆,他理应要把儿女情长放在学校层面的后面。
“那你是怎么处理涂鸦的呢?”电话那头的艾伦刚取出一袋热腾腾的爆米花,啪地丢在桌子上,几粒米花嘭地飞了出来。他想了一下,起了个似乎不太搭边的话题,“我是说,你在涂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很棒啊,我是说,涂鸦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可以很轻松地就能表达出我要表达的东西,所以每次我都不会怕画错什么的,因为画错的部分可以作为新的图案的基础。”
“所以你可以看做是完全不会怕错,毕竟你一开始不也是连油漆罐都不会使嘛。”艾伦回忆起很小的迈尔斯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从他手里接过对他来说算是很大只的怪味物体的情形,不禁轻笑了一声,“熟能生巧这句话听起来像是你爸会说的东西所以我是不会重复的了,我要告诉你的,迈尔斯,是当你认定了一个目标之后只管前进就行,第一步很艰难没错,但你很年轻——台上唱的不好没所谓的,大不了就是被笑那么几天,大家都会忘记这件事,而你也不用硬着头皮去唱歌了,因为你已经体会到了这条路对你来说可能不是那么的好。”
“我其实在排练的那天晚上觉得,唱歌也是可以跟着感觉走的——可能我太死板了。”迈尔斯小心翼翼地抛出他最近为数不多的有关唱歌的好消息。
他像是个因为摔坏了玩具而感到委屈巴巴的小孩子一样扭捏着。
“你觉得可以跟着感觉走那就试着跟着感觉走吧,试试看。”
艾伦叔叔还是一如既往地可靠。
“不要怕错。”
这句话像是一个钻头或是什么的,让迈尔斯渐渐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感觉没那么的堵了。
就当做普通的试错就好,反正都站在台上了。
那个人也说过,没人会正儿八经的教你东西,都是要身临其境才能逼自己去成长的。
挂断电话后,迈尔斯·莫拉莱斯随即捧着个紧张而砰砰直跳的心脏,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开口就开口,大不了就是一死。

镜头的另外一边,彼得·B·帕克刚从沼泽地般的如山文件中猛地把头拔了出来。
手机上显示的是晚上二十二点二十一分,他得再来一杯咖啡提神,或者直接撒手不管,叼着块面包圈回家呼呼大睡保命。
几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他点开手机的聊天界面,他喜欢给熟人设置不同的聊天背景,证明自己对他们有多么的了解和重视。这时他盯着的就是迈尔斯·莫拉莱斯大口嚼着汉堡,嘴边还有洋葱和油脂的傻里傻气的脸。
天晓得他现在有多么地想冲去愿景中学,然后翻上宿舍楼的墙壁,钻进属于他的小小天地,好好地揉一通他软软的卷毛一番。
“校庆表演……吗……”
要不是他家里人管得严,不让他沾酒精,那天晚上男孩涨红的脸和谈吐不清的邀请真的让他觉得男孩喝过酒了。
中年男人焕发第二春什么的,他犹如站在悬崖边一样,脚下不断崩塌的碎石块提醒着他,看上了一个小屁孩可不是什么平常的事情。
他愿意做这个男孩的蜘蛛教练,乃至人生导师,狐朋狗友,但曾几何时,随着男孩的一步步成长,他也越来越想要去打破目前的这层关系。就好像是心脏突然又燃起了一团新的火苗,叫嚣着要烧光他的中年危机的杂草一样。
他的蜘蛛直觉告诉他,再不试着抓住,那就真的没了。
臭小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吗?
彼得顶着与疲劳背道而驰的咚咚心跳,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手机屏幕里他,那个顶着绵羊般蓬松柔软的头发的咖啡色皮肤的男孩儿,他的那张因为被偷拍而感到惊诧的微微发红的脸蛋,以及瞪大着的眼睛。

(其实这里是想用牛姐的Portrait的,但是版权问题整张Caution只有几首单曲是可以公开分享出来,网易云牛蹄警告!)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4
No Below——Speedy Ortiz

虽然还是一脸胡茬的颓废大叔样,但是西装革履的彼得·B·帕克还是让迈尔斯感到眼前一亮——这种装扮似乎不是来KTV的样子,虽然领带松松垮垮的,扣子也少扣了两三个。
“呦呵,这不是迈尔斯小子嘛!”彼得略带惺忪的眼睛放出光彩,对有熟人在这里表示很惊讶。
迈尔斯的肾上腺素飙升状态中,但糟糕的是他的组词能力随着刚才的一嗓子彻底被扰乱了。该说点什么好?该说点什么好?!
受充血的大脑驱使,他走上前,啪地搭了彼得的肩膀,然后,“嘿~”
“你小子笑的很猥琐诶,而且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烫,我隔了好远都感觉到你要烧起来了一样。”
“我————”还是顺利地卡壳了,迈尔斯如同机器人断电了一样僵着他目前的动作。
毕竟这不是一个好的见面时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心中的一展歌喉计划随之破产。
“我,我,我我我,我在排练校庆——校庆的排练,嗯!”
“啊——原来是排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新开了个武道馆吧……”
彼得原本就乱七八糟的领带垂了下来,吊在迈尔斯松软的头毛边上,按照他的视角他稍微一往上看就能看到他松开的领子和里面小麦色的皮肤。
“唔嗯——然后我,我是主唱……”“主唱”这个字眼像是被消音了一样,随着迈尔斯的话而减小了音量,但彼得还是听得到,对他要做主唱这一举动表示赞赏。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啦,蜘蛛侠今天不上班,取而代之的是部门里的应酬,哎呦喂我一把年纪了还要出来小年轻似的吼一宿,使不得使不得……”见彼得转身就要走,迈尔斯呜呜地哀鸣了一下,攥紧拳头,豁出去了——“那我学校的校庆你会来看吗?!”
“哈~?中学生的校庆关我啥事我要休息……”
“我有表演的哦?!!”
“你表演我知道了啊,可是我……啊,”彼得开窍了,不喝醉的时候他的脑袋还是有那么一点灵光的,“你是想让我去看你的‘演唱会’是吧~?”
“不是演唱会啦——我,我没这么有本事。”但迈尔斯还是觉得有点高兴,原本凉了一点下来的脸蛋似乎又烧起来了。
“啊,你小子登台演唱我哪有不看的道理是吧?”照例,彼得对他的中学小男孩打趣道,“那你到时候发信息给我,我会去看的。”
“啊,嗯!我会(加油)的!”
彼得大手一挥,走了。迈尔斯则觉得自己今晚的收获还不错,即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主动权。
身后的幸存者格温默默目睹这一切。

晚上,洗完头之后吹了窗外凉飕飕的风,他的身心也随之放松了下来,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定得好好睡个觉才能恢复精神了。
耳机里舒缓的吉他节奏抚平了迈尔斯今晚紧绷着的神经,他顺利地沉睡过去。

迈尔斯到底是个红人儿,这不,“明日之星校庆首秀”的“消息”刷爆了学校的各大论坛和他自己的朋友圈。
“震惊!艺术才子竟不堪沉寂,校庆即将大放光彩!”
“话筒拿的和油漆罐一样的稳——那小子真帅”
“布鲁克林地震重现,竟与愿景中学某位莫姓学生的神秘歌喉有牵连?!”
迈尔斯觉得他的蜘蛛侠身份还没暴露应该是冥冥之中有安排了。
知道他蜘蛛侠身份的下铺舍友此时正乐此不疲地刷着学校论坛,还在看的漫画杂志此时随意地摊在他放平在床上的大腿上,被子混着膨化食品碎随意地皱在一起,还有一大角滑下了床沿。
“哥们儿,我一直以为你会是因为你是蜘蛛侠而火遍全校的,没想到是因为这个表演节目的事儿捷足先登了哈!”
“唔呃,少来了!我脑壳疼。”
迈尔斯将他的脑袋揉的沙沙作响,原本就卷卷的头毛现在揉的更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唱不好的……”迈尔斯将被子盖上下巴,声音闷闷地传出被窝。他皱着眉头,视线随之而显得有些模糊,一想到那个人也会来看表演,迈尔斯简直想摆脱潘妮(或是梅阿姨)造一台时空穿越的机器,让他好打死(哦不行这样可能现在的自己也活不成了),或是把他和格温支开什么的,只为了别让他答应组乐队表演节目,然后祸害了现场所有人的耳膜。
话说他们知道恶魔和耳膜同属于e mo的发音吗?不知道没关系,他们很快就会感受到的了。
穿越不回这么久没关系,穿越到唱K那晚就行了吧。
他实在不想让彼得·B·帕克失望。
可能发现了自己对他有那种方面的感情就足够绝交了吧。
所谓红人,就是要和一个大众眼里门当户对的人在一起吗?
迈尔斯觉得自己现在拥有的高人气在感情问题方面成了个不小的负担,毕竟对象是那种人……有种公主和乞丐跑了的感觉。

可我就是喜欢他啊……就算不是喜欢,起码想到他的脸我的心跳的就很快。

少年的烦恼让他干脆全身缩进了被子里,希望能一觉睡到表演结束。

迈尔斯做错事了一样拖着步子磨在光滑的教学楼地板上。
他发誓他只是去食堂打饭吃的,但是教导主任像是他犯错要就地正法一样猛地按在他瘦弱的肩膀上,说他很期待其表现。
今天的水果是蛇果,真够堕落的——他们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说要听我唱歌??平时看我涂鸦还不够吗?一群魔鬼。
……可能自己穿上蜘蛛战服一跃而下的表现力要更好一点吧。
“啊啊是莫拉莱斯——!”哦不,我还没开始吃呢,我嘴巴不想发出声音了。听到某位“粉丝”的呼唤声,迈尔斯此时恨不得缩进地板缝里,现在不是跟你击拳的时候哇。
“嘿,呃,我想说,我跟我女朋友都很期待你的演出,我们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和格温·史黛西一起组乐队,你真的太酷了!”
“啊哈哈,是啊,格温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们组了乐队是理所当然的,呃,哈哈……”
“迈尔斯迈尔斯!请问你对学校论坛上的讨论有什么看法?!”
“呃,我,我很健忘的(I'm forgettful),哈哈。”
“有人说你是愿景中学的才子,那你有打算找一位佳人吗?”
“家人?什么家人,我家在布鲁克林那边,你是想过去玩儿吗还是?”
“摆脱你问这个问题干啥,你能吗(Can you)?”
“别装了我们都很想知道莫拉莱斯的感情归属问题的呢。”
“没有什么感情问题啦各位——”迈尔斯连忙摆手,外加用力地摇头,“我不关注这类东西的,蛮无聊的不是吗(It's bowing)。”
他决定在场面即将失控之前赶紧抓着那纸袋晚餐跑路。
迈尔斯跑在校道上,鞋子摩擦地吱吱作响,但他还是低着头不让其他人看出他的表情(既然已经被认出来的情况下)。
他越想越觉得沮丧,
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那家伙啊喂……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3
Girls Night Out——Charli XCX

迈尔斯他们在校庆上表演的自然不是前面唱的那一首,这种场合要么得柔要么得燃,他们决定两者都要。然后在K房进行主唱的第一轮练习,再跟乐队的其他成员进行磨合。
KTV里面仿佛鼓膜被放大感觉了一样,迈尔斯这个被蜘蛛咬了的感官放大者仿佛被扔进了一个大鼓里面,随着节日游行在鼓里面滚来滚去的,然后各种乐器的演奏在鼓里面成为了一记记的重击,蹂躏着他的全身上下,心脏也开始毫无规律地挣扎起来。
今天按照格温的说法是闺蜜之夜(Girls’ night)——现在没邀请蜘蛛侠里面那几个大老爷们儿就叫做闺蜜了嘛,迈尔斯看着像是在逛自家房间一样自然的格温,和一听要唱K就兴奋地说要加入的日系女孩潘妮,以及那位猪先生??
“别急嘛小伙子,我这不是过来平衡下男女比例了么,再怎么说我也是雄性的不是么~”
“把点歌器放下来再说这种话OK?”
迈尔斯挠了挠自己的卷毛,外套后面往劣质沙发上挤了又挤,双腿因为穿着是中长裤露出了一截小腿而凉飕飕的。
到时候表演收拾造型这种事情都不提了,面前的大屏幕和几根话筒才是今晚的难题。
迈尔斯看着转了又转的迪斯科风的球灯,投射出了斑斑点点的光彩贴在众人的身上。潘妮和格温合唱了一首酷娃洽丽的《姑娘我今天不在家》,这俩妹子干脆在沙发上蹦起来了,劲俏的电音让蜘猪侠同志也跟着拍手叫好。
唱歌还可以这样子啊,莫拉莱斯同学今晚学到了点新的东西。
他一直以为在台上唱歌就是要把音给唱准才行,所以他在晚上还是会偷偷地练习曲调发音——但格温还是老说他的声音太生硬了。
而这两个女孩没听过多少遍这首歌的样子,唱准了个六七成吧,但还是让人觉得这只是场面效果而已,因为气氛真的很嗨,她俩与其说是唱歌更像是在怂恿着大家一起来欢乐蹦迪一样。
所以是……要走心的意思咯?迈尔斯心想。
要带着感情去唱,因为歌手和词曲作者他们就是倾注了属于自己的感情进去,才诞生的这首歌。
~Sing along like we wrote it
没错,这句歌词就是关键(key)——
迈尔斯拿起了其中一根话筒。
要带着感情,这首歌很嗨,所以我要——
他发出了音节……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无从得知,据现场的灾后情况来看,一只不知是猪还是蜘蛛的红色生物已经被冲击波砸的不省人事,背脊也因为撞击到了墙壁而险些折断;还有两位女士,其中一位亚裔女孩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还有一位白人女孩靠她顽强的意志力生存了下来,并且及时地切断了作案凶器的电源,阻止了灾害的进一步发生——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对这个女孩舍己救人的行为表示由衷的感谢!

迈尔斯觉得自己拿的不是话筒而是第二台空间对撞机的启动开关,而一个大型黑洞刚刚从他的喉咙里发射了出来。
十四岁男孩有的是作死的勇气,但同时也有的是作完后的懊悔之情。
“我的老天……我以为世界末日了,原来是你们在,唱K吗,是在唱K吧,怎么感觉就是世界末日了一样……”
一个略低沉的男性声音在迈尔斯身后的门口响起,随后,他回头看见了彼得·B·帕克。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P2
She's A Rainbow——The Rolling Stones

迈尔斯一下最后一节课就一个侧身嗖地甩出课桌,直奔练习室。
下课铃声被啪啪啪的脚步声踩了七零八落。
黄昏的教学楼被渲染了一层好看的橘黄色,迈尔斯穿过柱子的一根根投影。
白色的软底舞鞋和薄纱舞裙拂进他的视线。
迈尔斯睁大了眼睛,眼珠随着焦点的迅速集中而急剧缩小成一个点。
格温随着手机传出来的芭蕾舞曲而转着圈。
明明是音质不算特别好的智能手机,在那个瞬间仿佛像是整间练习室塞进了一整个交响乐团一样,而少女随着交响乐团的伴奏柳枝抽条般伸直了身躯,后背微倾,从头顶到脚跟描绘出了一条少女独有的曼妙弧线。她的双臂像是丝带一样为她的舞姿增添了如风吹过般的灵动感觉,而脚尖富有节奏地点在地板上,仿佛站在水面上踩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夕阳为她装点了最美好的橘黄色,她的身子随着肢体的变化而焕发出不同层次的光芒。此时此景,让迈尔斯分辨不出究竟是印象派的德加画了新的一幅舞女,还是他的其中一幅舞女穿越时空又活了过来。
交响乐团不知什么时候终止了伴奏,在迈尔斯不注意的情况下悄悄地退场走了。
“你来啦。”少女好听的声音散进整间空荡荡的练习室里。
“你说要教我唱歌的哦,不过还是先谢谢你的开场表演。”
“哈哈,多谢喜欢。”
毕竟没有带什么东西过来,格温褪去纱裙,直接在长袜上套了校服短裙,就开始了她的辅导。
“我手机里调出一首歌出来,你先试着唱一遍,我看下是怎么回事。”
“哦,哦——”
即使是穿着如一日的校裤,迈尔斯还是觉得周身不自在。
“那么,开始咯——”
格温的手机里蹦出来那么一首,是滚石乐队的《She's A Rainbow》——
欢快的曲调蹦跶着出来,迈尔斯试着噔噔噔地跟着哼了前奏。
“嗯,还行,接着。”
~She comes in colors ev'rywhere
“呃,everywhere后面的where不要发的那么肉麻像是要干呕了一样,放轻松一点。”格温似乎喜欢当场纠正,不喜欢留在后面总结,迈尔斯竖起耳朵听着歌和指点。
~She's like a rainbow
“rainbow的发音连贯一些,这是个长音来的,还有bow的音调别突然掉下去了!”
~……She comes in colors
“ca啊嗯了呃呃额——”
“color的lor再转音啦!”
“呜啦啦,呜啦啦啦拉拉,呜啦啦,呜啦啦啦啦啦——”
“我的天啊谁让你唱那一段了……而且就那一段唱的最好是怎么回事。”
练习室里充满了活泼的歌声,以及糟糕的二重唱。

一曲终了,终于的终,了结的了。
格温医生对着迈尔斯的嗓音下了病危通知书。
“那么,你有去唱过卡拉OK吗?”
格温有点奇怪她的蜘蛛直觉怎么没在迈尔斯开口之前起作用了。她问了一句。
“听过这玩意儿,不过我还真没去过。”
“那决定了,我就带你去那么一回!唱K可是个不错的练习方法呦,又有大量的歌曲伴奏,又不缺听众。”可能对于迈尔斯同学来说,先从小的舞台开始培养,一步一步来是个好的选择。
迈尔斯则对这个活动又好奇又害怕的——可这是step one,怎么着都要撑过去的呢!
毕竟他脑子里幻想过好多遍他在台上神级表演之后突然对着他的那个谁大吼一声我喜欢你,这是个超级浪漫的时刻——而且肾上腺素飙升之后再告白显得会轻松很多的样子。

【PBPMM】Glitter·蛛光闪闪
——《蜘蛛侠:平行宇宙》同人
(又名《玛丽亚凯莉基本原理(又名玛哲)》实用案例(划掉))
cp——双蛛→-
彼得·B·帕克X迈尔斯·莫拉莱斯
OOC属于自己
原年龄设定
无脑轻喜剧向
R……15?

假设平行宇宙合并/或是可以自由穿梭了。
然后学校举办校庆,迈尔斯受邀和格温的乐队一起表演节目,但是准备过程各种意义上的不那么顺利就对了。
假设迈尔斯是个音痴

因为这篇文每一章的标题都是一首歌的名字,所以会以音乐分享的界面更新(我想玩下花样看看……)

~P1
Last Night a DJ Saved My Life——Mariah Carey / Busta Rhymes / Fabolous / DJ Clue

迈尔斯的爱好有很多。
首先就是他引以为豪的街头涂鸦——在愿景中学里的精英小孩儿都在文体两开花或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再或者是古典美学的大佬,我们的莫拉莱斯同学却以小到论文封面大至活动海报,以个性鲜明的颜色碰撞和富有张力的构图征服了所有人的眼球;当然还有篮球,多数男生的梦幻项目,但是像迈尔斯那样以近乎狂野的步子和对篮筐迅猛的进攻使得可以在篮球前面直接加上“街头”二字的还真不多。
但是唱歌绝对不是其中一项——首先戴着耳机哼歌不代表就可以直接上台面对敬爱的老师和亲爱的同学们的说,其次就是迈尔斯的五音不全属性在蜘蛛侠小分队里是有耳共闻的——他们总怀疑迈尔斯唱的歌使他们知道的那首歌的remix,还是新编了一首,只是套了个相同的名字而已。
“但你是学校当红炸子鸡啊。”金色短发的女生对迈尔斯强调这一点。
迈尔斯不自然地眼睛瞟到格温于他面前左侧的头发,上次拜他所赐剃的阴阳头现在长得差不多了,两边的金发很自然但是又不失个性地随意垂下来,让她怀抱着书本低头走过时让人觉得这是个很文静的女生,但是随着她的笑而甩动的样子又感觉很外向。
“我五音不全”迈尔斯予以简明的回击。
他是喜欢听歌,但绝不代表他可以唱歌。
“没关系的!你可以利用蜘蛛感觉来分析音频,然后就是再多练习几次的事情罢了,”格温的“好眼光”像是一记长矛将迈尔斯接着的回绝戳回他的肚子里,“有我带你就放心好了。”
迈尔斯完全不晓得蜘蛛直觉还可以用在这种地方,同时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蜘蛛直觉不提前告知他有这种事情要发生好让他先避避风头??
“好吧,你不答应我能理解,”格温叹了口气,接着自顾自似地轻声补了一句,“可是在台上表演完之后朝着观众席上的TA大声表白真的超拉风的……”
“哈,我上台肯定连大气都不敢出,哪来的……”等下,还能有这种操作?这不是站在人生巅峰一样子的时刻然后锦上添花了嘛?!
迈尔斯的蜘蛛直觉似乎起作用了,他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汤姆苏”时刻——像是他这样子的十几岁小男生,肯定都不同程度地希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何况是吸引心上人的。
他的眼前闪过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让他的心慌乱地跳了一下,他猛地咬紧了一下牙关,像是不这么做的话在面前的格温会看得出来他所谓的“心上人”是谁。
如果把那个人邀请来看他帅气地表演的话,就不会小看自己的心情了吧——
但是迈尔斯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说服的人,所以他哼地一声,小小地别过脸去,严肃地告诉格温,“别以为你的那两下子我就学不会了,我才,才不是因为可以拉风地表白还还还是别的什么才答应你的。”
“噗嗤”地一声,格温笑着看了看自己友人的奇特回答,两人约好了每天下午放学后练习室见。

迈尔斯当晚给自己的叔叔艾伦发了信息:

你有过什么拉风到吸引女生的事情吗,或者说,男生?

哈哈,你叔叔我当年叱咤风云,我和你爸
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小女生,以及没错,还有
小男生——我们的大作总是能吸引不知道
多少人。

今年的校庆,我会和同学一起上台表演。然后我主唱……

喔!这个很拉风哦小子,光是乐队这两个
字就是上等的“催化剂”了,少男少女一定会
为你的表现而放声尖叫的。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句话包含的另一层意思啊:/

哈哈,那你好好加油,我到时候会和你爸爸妈妈去看的。

好吧:/

摁灭了手机屏幕,窗外的夜色衬托着楼与楼之间的点点灯光分外明亮。
其实这时候是很正确的听歌自嗨时间,迈尔斯也很乐意这么做。
但是就因为那么一丢丢的青春的萌动就答应了这么一件苦差事让他觉得听歌这两个仿佛间有了能把他打趴下的重量。
迈尔斯决定还是照例戴上耳机准备睡觉——
话说到时候会有DJ来伴奏的吗?我要唱什么类型的歌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