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枼晓同学艾特提不起劲

蹲各种墙头

????现在小安这么好抽了吗我隔了差不多半个月又抽到了第二宝???我还是在刷完HF2上海首映会以及下屋则子的相关时我就????果然是天之杯加成吗😂😂😂😂

就算是被称为又一个后宫向游戏的FGO,在角色多样化(2.4)和思想方面还是做的很不错的

微博上有个人说2.4御主是J姐的我真的是笑到螺旋升天,宝具是粉色⭐镜子罢了😂😂😂😂😂

7月12号
同一天上映的还有高达。。。还有一部印度的特效大片。。。。我们小众电影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能提前资源一个月上映很棒了😂

我真的特想说这首歌真的太符合士樱的感情了。。无论是士郎还是樱都特别符合歌词的描写。。

控·制
FGO同人
CP:卡多安娜
大学au——摇滚乐队主唱卡多克x学霸安娜斯塔斯亚

总感觉会写成杀死伊芙那种你追我赶的感觉……

warning:
有卡多克抹布剧情
男O女A注意
R15

一定概率发动【弃坑】注意x

Enjoy




intro.

Now I lay me down to sleep

I pray the Lord, my soul to keep

卡多克喜欢和乐队成员一起演出,但这不代表他喜欢待在闷热闭塞的环境里太久。

在嘶吼完又一首歌之后,他转身走向了后台,撇下了中场间奏的贝斯手和听着激昂的曲调而鬼哭狼嚎的台下学生们。

说是供表演者休息和化妆用的“后台”,在暗红色灯光的陪衬下,这个没有校规的临时边界,随着缭绕的灰色烟雾多了许多危险的荷尔蒙气息。

卡多克利用身形瘦小的小小“优势”(本来这是一桩麻烦事)挤过狭窄过道里纠缠不清的肉体,他们身上的皮衣和挂饰摩擦出了难听的沙沙声——如果贝斯声没有在这过道里被放大的话这个皮衣的摩擦声效简直跟指甲刮在黑板上没什么两样了。

“哟——卡多克——”

穿着橙色皮裤的,梳着背头的“大叔”/学长一把揽过卡多克偏窄的肩膀,

“你真的——今晚——太棒了——宝贝儿走一个——”

这个大叔不由分说,像是排练了千百遍一样将舌头打在卡多克的唇线边上,就着烈酒,脸颊香烟,还有一些另外的味道直戳进卡多克的鼻孔里。

“来嘛~我的男孩……”

如同信号灯般刺眼的红色灯光打在紧贴着卡多克脸的大叔上,他几近涣散的瞳孔反射着如同蛇目一样的光。

少年无言,只好默默地转过头,任由面前这个男人掐着他的脸颊,像是吐着信子一般把舌头送进他的嘴里,胡搅蛮缠。

没办法的事啊,谁让这个男人从一贴脸开始,另外一只手就紧紧地抓着他的银白色头发呢,像是紧紧抓着下一秒就要消逝的雪花一样,可别让他逃跑咯。

卡多克脑内的氧气被男人尽数吸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挣脱其束缚——他觉得好像有另外的两只手,还是三只手在抓着自己身体的另外部分——可能是有其他人吧,他不知道,他的头很晕。

他不知道这是第几个男人的第几次了。

操,我懒得数。

……

他恢复神智的时候,只感觉到他是在仰起脖子看着头顶的谁,圆圆的灯在晃着,耳旁好像传来了裤腰带的叮当响……

快走……吧……演……要开……始……

随即听到了头顶那个人的啧声,他走了,卡多克这才发现他的整个背都陷进了化妆间那个破沙发里,他闻到了破沙发的味道,然后双腿打开搭在了沙发的两边,他看到自己惨白的大腿和膝盖要塌到他的双颊一样,最后是,他觉得凉飕飕的,那里。

还有下一首歌要表演……

卡多克支撑着坐起来,还好,还好……

他决定听下摇滚重新进入状态。

随即他看到他喜欢的一位流行女歌手发布了一首新歌,他戴上了耳机。

第13秒钟,爆裂的摇滚和劲爆的女声顺着耳机线炸裂在他的耳旁,卡多克笑了笑,随即加到了收藏栏里。

他站在了尚未离开许久的舞台上,贝斯手停止演奏。

但是音乐声还没停——他听到了那首刚刚才听的歌,不对,更像是脑海里传来的?不对,不是脑子里传来的,是真的听到了,更像是“虚无缥缈”的样子……?

卡多克像是被什么线给牵扯住了。

他往细微声响瞥了过去,这首可以用嘈杂、昏暗、和烟雾来形容的曲子,像是感应到了男孩的视线而放大,是他最喜欢的片段——女声如同喊麦一样子地嘶吼声。等这段过了之后声音就消失了。

一个女孩取下了耳机,

就在卡多克的正下方,她收起了她的手机。

银白色的发丝被的灯光染成了暗红色,周围的人影又为这银白色的画布添加了些许道阴影。

前奏开始了。

可他看着那个女孩,她像是要看着他一样子的抬起了头,清冷的目光像是一道冷气一样迅速地冻结了卡多克周围的空气,也冻住了他的身躯和思考。

那个女孩正看着他,没错的,他看到了。

她深不见底的眼眸如同被冰封了一样,但是卡多克深信,他在她的眼瞳里看到了自己苍白的倒影。

If I shall die before I wake

I pray the Lord, my soul to take

听OST的时候发现一件事
士郎的手势很像是要握住旁边的咖喱棒的样子,所以hf的结局该不会真的是……

【字丑预警】
呜哇,跟昨晚摘抄的一句话放在一起看,士樱这一对真的虐死人了